岳母的刺绣散文

时间:2018-09-29 刺绣 我要投稿

  前几天到岳父家去的时候,岳母又给了我两双鞋垫。一双绣的是“一帆风顺”,一双绣的是“吉祥平安”。

  我已记不清岳母一共给了我多少次鞋垫,也记不清究竟给了我多少双鞋垫。反正自我结婚那年(1989年)起,岳母就每年都给我鞋垫。有时是一双,有时是两双甚至三双。岳母衲的鞋垫不是先打成袼褙的那种,而是直接用旧布一层一层衲起来的。等底衬衲好后,再在上边蒙上一层白布并包边,用缝纫机将白布与底衬匝成一个结结实实的整体,然后再开始一针一线地绣字或绣花。岳母绣的花非常漂亮,不论是牡丹,还是菊花、梅花,那色彩、那神气就跟真的一样,使你都不舍得垫在鞋中。而岳母绣的字都是让儿女们从电脑中打出来的字样,有时是行书,有时是楷书。清楚地记得,有一次我去商店买鞋时,当我脱下鞋来的一刹那,卖鞋子的小姑娘像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竟不嫌鞋垫有味,将其双双从鞋中抽出,拿在手上两眼放光地左看右看了好长时间,边看边啧啧称赞。

  听妻子讲,岳母年轻时更是心灵手巧。无论是给大人或孩子做鞋子,从来都不去求别人的鞋样。而是目测一下脚的大小后就直接在袼褙上用剪刀剪出鞋底。等鞋子做成后,保管大小合适,式样好看。因此,也就惹的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愿到岳母那里替鞋样子。加之岳母脾气好,于是她的家中每天总是有在一起做针线的女人们唧唧喳喳、嘻嘻哈哈的说笑声。自从跟着在外工作的岳父来到城里居住后,衣服和鞋子已经不用岳母亲手逢制了。闲下的时间,岳母便开始专心致志地绣鞋垫。这一绣,就是将近三十年,所绣出的活就更加精美漂亮了。

  去年十月份的一天,突然迷上了十字绣的岳母竟将一副八尺长的“富贵花开”的十字绣抱回了家。从此,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不管是酷暑还是严寒,岳母便持之以恒地忙活起来。期间,女儿们担心她的身体和眼睛受不了,便要替她绣。但岳母却坚决不同意,说你们都有工作,静不下心来,这么多种颜色,稍不注意就会出差错。错了再改,干出的活力道就不一样,表面也就不平整了。众人见劝说无效,只好等她自己绣够了或绣失败了完事。谁知岳母在不耽误正常给岳父做饭洗衣的情况下,愣是用了足足八个月的时间将那幅别人连着手试量都不敢的超大超难的牡丹图给绣了出来。当岳父拿着牡丹图到装裱店去装裱时,内行的老板一眼便看出了门道,说啥也要购买这副十字绣,价钱也从两千元一直加到了六千元,但岳父却丝毫也不动心,一直微笑着拒绝了老板。购买无望后,装裱店的老板摇着头不无惋惜地说这是他所见到的绣这副画绣得最好的十字绣中的精品,并一再嘱咐我岳父放心,他将用他最好的装裱手艺和最好的装裱材料对这副十字绣进行装裱,也好不玷污了绣画之人的刺绣手艺。末了,他坦率地直言相告,这副十字绣经他的手最少可以卖到一万元。当岳父笑呵呵地将这一消息告诉我们时,我真的不敢相信我那即将七十岁,而且一做针线活就戴着高度老花镜的岳母竟有这样高超的手艺。

  岳母一听也非常高兴,竟说给我们每个家庭都绣一副。但却被我们毫不犹豫地制止了。从此,岳母又开始绣起了鞋垫。

  岳母所绣的鞋垫不光给我们,而且也给其他人。每当家族中有准备结婚的孩子前来将结婚的消息告诉她时,她都会给他们拿出一双红底上绣着金黄“囍”字的鞋垫送给他们。看到孩子们那种爱不释手的样,岳母也会由衷的高兴。

  有一次跟岳母啦家常时,我劝岳母从今以后不要再绣鞋垫了,长时间地坐着会对身体有很大的害处。况且,给我们绣的鞋垫还有很多都没有垫,足够今后垫好多年的了。岳母笑着对我说,人活着总是要干点啥的,这样对自己对别人都有好处。再说,买的鞋垫不合脚,也不结实。

  从此,我再没劝岳母别绣鞋垫或做刺绣活。因为,我已经知道一副普普通通的鞋垫或刺绣活里,凝聚着岳母对子女、对家庭深深的爱,折射出一位母亲特有的眷眷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