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erness》的读后感

时间:2018-10-15 读后感 我要投稿

  作者:Aprililac

  年份:2005

  主角:斯内普、小天狼星

  配角:斯内普记忆中的亲世代和哈利

  性取向:直

  篇幅:短篇小说

  简析:

  这是一个关于西弗勒斯·斯内普在小天狼星·布莱克去了帷幔彼岸后的一段对小天狼星的追忆(发生在HP5结尾左右)。作者犀利的文笔宛如凌厉的劲风,刮过斯内普心灵的荒原。篇幅很短,但是对斯内普傲娇的心态,以及他对于掠夺四人组蚀烂入骨的憎恨刻画地入木三分。亲世代已随风远去,但斯内普对于他们的恨却没有随着他们的死亡而消减。他们的死,非但没有让斯内普有大仇得报的快感,反而让他更加恨他们。我想斯内普是最了解掠夺者们的人,詹姆斯·波特和小天狼星·布莱克离去后,斯内普面对卢平都不知道他们的恩怨能否还继续下去。斯内普是不快乐的,他同样希望每个人都不快乐。15年前他和小天狼星彼此憎恨,现在也一样。摘录一段答主很喜欢的一段话(两个他分别指斯内普和小天狼星):

  “那时他们彼此憎恨,现在也一样。憎恨的源头原来只是因为彼此的存在,而时间无声流驶了十五年。他的爱情,他的嘲笑,他的阴险,他的放荡,他的黑暗君主,他的阿兹卡班,他的骄傲,他的骄傲,他们的深刻的骄傲,相似得无能为力。他只是想伤害他。他也只是想伤害他。”

  摘录一段斯内普对卢平的一段记忆:

  他不明白卢平,卢平总是疲倦而温和地让一切都发生,卢平总是纵容着所有人的骄傲然后让所有人毁于骄傲,卢平总是被他忽视,卢平总是做得到他一直想要做的事情。

  从卢平那里,他只得到他给予小天狼星的那种深刻的伤害。

  再摘录一段斯内普独自一人来到失去最后一个主人的布莱克老宅时的心境:

  沉重的门慢慢地开启。

  没有人,没有人在那里。

  阳光照不进地牢,照不进他苍白陡峭额头下危险的黑色深渊。但某一个瞬间他以为有一些光线聚合在那里,在某一个瞬间他和一双熟悉的眼睛彼此憎恨地对视。

  远处有一个孩子模糊不清的哭声。

  小天狼星小天狼星小天狼星…………

  他猛然站起来,唐突地做了一个关门的手势。

  没有人,没有人在那里。

  其实斯内普的一生绝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与亲世代的恩怨情仇上,他那样恨他们,其实,他也离不开他们。斯内普了解他们,鄙视他们,厌恨他们,但他们都离开了。他惩罚了他们,但他毫不解恨,反而陷入更大的深渊中去。正如《Wilderness》最后一句话所描述的那样:

  他是一片荒原,向着自诩伟大的烧荒者玩弄地笑。 什么样的燎原之火,都不能让他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