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圣》优秀读后感

时间:2018-10-15 读后感 我要投稿

  刘勰在《原道第一》里以“道沿圣以垂文,圣因文以明道”指出“原道”、“征圣”、“宗经”三位一体的文学观,第二篇即继续探讨“征圣”这一文之枢纽,并且在文末“是以论文必征于圣,窥圣必宗于经”开启《宗经第三》篇。

  “征圣”,“征”,验证,征验;“征圣”意为验证于圣人,也就是说作文时要以圣人的文章作为参考。整篇文章的思路清晰,一开始是解释“圣”与“明”这两个概念,“作者曰圣,述者曰明”,出自《礼记·乐记》:“作者之谓圣,述者谓之明”。“作”,指制作礼乐;“述”可理解为继承阐述。所谓“圣”,就是能够认识自然大道而独立创作的人;所谓“明”,就是能够理解圣人的著作而阐述其学说的人。继而提出“陶铸性情,功在上哲”这一立论。正是因为古代哲人的功绩,我们才得以陶冶性情,而他们的教化可以通过记载下来的文辞来体会。于是具体就揭示出在“政化”、“事绩”和“修身”三方面重视文辞的例子,刘勰认为“志足而言文,情信而辞巧”是写作的金科玉律。接下来,刘勰具体分析圣人文辞具有“简言以达体,博文以该情,明理以立体,隐义以藏用”这四种形式和特点,而作文时,作者应当“抑引随时,变通适会”,根据写作的具体情况而定。最后一部分,就指出要“征圣”与“宗经”,尤其是进一步强调文辞的“正言”与“体要”,即文章要雅正和切实扼要,“圣文之雅丽,固衔华而佩实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