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读后感2000字

时间:2018-10-16 读后感 我要投稿

  今天给大家推荐一本以色列作家尤瓦尔赫拉利得成名作《人类简史》,相信看了以后你会对人类有了重新认识。

  “Human”这个单词大家熟知的意思是“人类”,但是它真正的含义是“属于人属得动物”。“属”是生物学上的一个分类,比如我们熟悉得狮子,老虎,豹子,美洲豹他们虽然是不同物种(存在生殖隔离),但是却有着共同的祖先都属于“豹属”。事实上在250万年前到1万年前地球上至少存在6种不同人种,他们是同时存在的,而不是我们误以为的线性进化:匠人——直立人——尼安德特人——智人。今天世界上所有的人类都是智人的后代,而且世界上只有一个人种。也许你会奇怪世界上不是有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么?对于是否是同一物种,就是看两个物种之间是否存在生殖隔离,白人和黑人可以结合生育后代,后代同样也具有生育能力,这说明他们之间是不存在生殖隔离的。

  接下来要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的祖先智人是如何站上食物链顶端称霸世界的。

  大约200万年前,远古人类开始离开家园,足迹遍及北非,欧洲,亚洲的广大地区。为了适应不同地区的环境,人类开始朝着不同方向进化,于是有了尼安德特人,直立人,弗洛里斯人,丹尼索瓦人,智人,匠人等等。我们的祖先智人并不是靠肌肉打天下的,在整整200万年间,人类一直是很弱小的存在,相对于整个食物链来说都是边缘化的物种。直到10万年前,智人的崛起,很快就登上食物链的顶端。狮子和鲨鱼花了几百万年的时间进化才最终到达食物链顶端,因此生态系统也发展出种种制衡。尽管狮子越来越强壮凶狠,但是瞪羚也越跑越快,鬣狗也越来越懂得合作。人类过于仓促的地位跳跃,让生态系统都猝不及防,甚至智人自己都不知所措。

  从此我们的祖先智人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杀戮,每当智人到达一个新的地点,当地的原生人种和其他物种很快就被灭绝,仅用了两千多年的时间,我们的祖先就从北美极寒的阿拉斯加一路疯狂血洗到了南美的阿根廷火地岛,这期间北美47个属,灭绝的34个属,南美60个属灭绝了50个属。前面已经提到了狮子,老虎,美洲豹同属于一个属,而我们的祖先灭绝生物从来都不是按照数量来计算,都是以属为单位的。我们的祖先还仍不满足于此,飘洋过海到了澳洲大陆,由于澳大利亚大陆和欧亚大陆在地理上是长期隔离的,所以澳洲大陆的生态系统比较特别,除了鸟类和爬行动物,其他动物都是有萌萌的育儿袋。但是我们的祖先到了以后异常兴奋,澳洲24种体重超过50公斤的大型动物灭绝了23种,或许是袋鼠的可爱让我们的祖先心中泛起一丝波澜,不然今天的澳大利亚袋鼠是不存在的。这种疯狂的种族屠杀和物种灭绝持续到了一万年前,终于尼安德特人,直立人,弗洛里斯人,丹尼索瓦人等其他人种无一例外的被我们的祖先智人团灭了。从此智人遍布世界各地的大部分地区,达到了食物链顶端,一步成神,称霸世界。(事实上中东和欧洲人体内含有1%-4%的尼安德特人的DNA,美拉尼亚和澳大利亚原住民最高有6%的丹尼索瓦人的DNA,这就涉及到作者提到的混种繁衍理论和替代理论)。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我们的祖先如此迅速地达到食物链顶端呢,作者告诉我们这一切都是源于7万年前的一次认知革命。一次偶然的基因突变改变了人类大脑的连接方式和沟通方式,其中最突出的一点就是新语言的诞生。新语言的特别之处在于人类可以讨论虚构的事物。比如在认知革命以前,任何动物都可以说“小心,有狮子”在认知革命之后,只有智人可以说“狮子是我们部落的守护神”就意味着智人可以讲述没有看过,碰过,听过的事物。这赋予了智人一种前所未有的能力,就是进行大规模合作的能力,大批互不相识的智人因为同样相信某个故事就能走到一起进行合作。

  其实从古至今人类任何大规模的合作根基都是基于相信某个虚构的故事。例如国家的根基是国家故事,两个互不相识的塞尔维亚人只要相信国家主体确实存在,就有可能冒着生命危险拯救彼此;教会的根基是宗教故事,两个素未谋面的天主教徒因为同样相信神被钉在十字架上,就能参加十字军东征;司法制度的根基是法律故事,两名律师在法庭上剑拔弩张,是因为他们相信法律,正义,人权。但是事实上以上这些概念都只是存在于人类自己的发明,存在于人类想象的故事里。在这个宇宙中没有国家,没有神,没有法律,人权,他们并不是客观事实,而是想象的现实。

  在认知革命以前,智人只会像人类的表亲黑猩猩那样靠着社会本能维系着一个个小团体,一旦团体较大,社会秩序就会崩坏,团体也会面临分裂。但是认知革命之后,智人就能通过讲述虚构的故事来集结大批的人力进行合作。人类从出生到死亡都被不同的虚构故事和概念围绕,随着人类社会的壮大和复杂,维系社会秩序的虚构故事更加细致和完整,所谓的文化就是这样诞生的。

  人类曾经是非常凶残的物种,直到今天也会因为意识形态的不同,宗教信仰的不同或者任何其他理由都想把对方赶尽杀绝。但是文化演变让人类走入文明社会,而且文化演变的速度是快于基因的演变。事实上无论是雄性还是雌性都有滥交的倾向,都想要把自己基因传递给下一代,这都是基因控制的(有兴趣的可以看看《自私的基因》这本书)。但是天主教父,佛教高僧,太监会自愿放弃生育,这种对抗基因指令的行为是缘于文化的发展。

  以上内容也只是《人类简史》这本书的一部分内容,而认知革命也是作者提到的人类历史三大进程之一,人类历史的三大进程分别是认知革命,农业革命以及科学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