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徒生童话的理想主义与象征艺术论文

时间:2018-12-04 安徒生童话 我要投稿

  关键词:安徒生童话理想主义象征艺术

  摘要:安徒生早期的创作深受浪漫主义的影响,表现在其作品中则是主题的理想化倾向,与之相应的是形式上的理想化。从其最具代表性的几篇经典童话作品来看,更是以象征艺术承载着理想主义。可以断言:安徒生童话正是以象征手法为载体,表现出理想主义的特征。

  一

  不可否认,安徒生早期创作受浪漫主义的影响很深,也可以说他是一个浪漫主义者,因而他的创作取材于民间传说和神话故事,其作品有明显的理想色彩。

  首先是主题的理想化倾向。小克劳斯和大克劳斯的故事来自民间传说,小克劳斯相比大克劳斯生活不富裕,他只有一匹马,而且还死于残忍的大克劳斯之手,然而他勤劳,虽然被迫为大克劳斯干活,心中却憧憬着幸福的生活,并且为了自己摆脱贫困而依靠劳动和智慧在努力追求;他也善良,尽管祖母对他并不好,但她的死仍然让他难过;他乐于助人,在帮助农夫的同时,也使自己富有起来。大克劳斯因为比小克劳斯富有,便不公平地占有小克劳斯的劳动,他很贪婪,最终落得自寻死路的下场。在一个不合理的社会形态里,勤劳、善良,然而缺乏生产生活资料的穷人,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是很难的,而富有的人依靠自己的财富、地位、权势和贪得无厌的聚敛,他们的生活会更加富裕,活得会更加有滋有味。然而作者却凭借自己美好的想象,改变了现实,让他心中的好人获得了幸福。(《小克劳斯和大克劳斯》)

  其次是表现形式的理想化。民间文学一般地具有理想化的成分,如中国的牛郎织女的故事、日本的蒲岛太郎的故事等。作者在创作中借鉴民间文学的表现形式,或用极度夸张的手法,或以曲折多变的情节和出人意料的结局,或在事件本身蕴涵象征的意义等等,都包含着理想主义的因素。

  《豌豆上的公主》中,一粒豌豆上面堆起二十床垫子和二十床被子,公主睡在上面,居然弄得全身发紫,这在现实中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的,不过这正是王子理想中的真正的公主。

  一个退伍的士兵经过几次战争之后现在要回家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大笔的财富和一件法宝居然归他所有,然而他得了那只神奇的打火匣和丰厚的财富,并且随之得到了朋友,不过他的财富挥霍一空之时,他的朋友也随之而去;当他做着成为国王乘龙快婿的美梦时,他却成了等待上绞架的阶下之囚;不过最终结局是他被老百姓拥戴为新的国王,公主成了他的王后。(《打火匣》)

  安徒生的童话主题之一是歌颂爱与美,《小意达的花儿》就是一个代表。《小意达的花儿》是一篇含义深刻而丰富的童话,是作者用象征的手法创作出来的令人越读越觉有味的作品。“花儿”是美的象征体,小意达对花儿的精心呵护是爱的表现,王宫里的花儿和平民的花儿接吻和互道晚安,是平等友爱的象征,在作者看来,爱是人类最美好的感情,因而可歌可泣,美是永恒的,美好的事物是不灭的,花儿说“明年夏天,我们就可以又醒转来,活得更美丽”,就体现了这种思想。这种思想与小意达葬花并希望她们在夏天长成更美丽的花朵,都是作者理想主义的反映。作品中的几个主要人物都分别代表着各自的群体,也都有各自特定的内涵。作品的构思整体建立在小意达的梦幻之上,以美丽温暖的梦境对比丑恶冷酷的现实,这同样是象征艺术的运用,而梦境实际上就是作者的理想的寄托。

  二

  作者的几篇经典童话作品更是以象征艺术承载着理想主义。《拇指姑娘》中的拇指姑娘形体娇小,虽然美丽却过于弱小,她遭受种种坎坷,然而她即使身处困境,依然帮助他人,她是那样的善良可爱。她热爱光明,向往太阳下的生活,她憧憬温暖的国度和大自然美丽的景致。从拇指姑娘身上不难看到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民的品质和他们的遭遇,从作品的光明的结局,不难感受到作品中理想主义的气息。《皇帝的新装》在揭示人类所具有的虚荣、愚蠢和虚伪等缺点之时,它是以象征的手法,泛指人类中具有共性的东西,即人性中共有的缺点和弱点。《卖火柴的小女孩》的现实性很强,它以小姑娘冻死在除夕之夜的典型情节,深刻揭露了现实社会的黑暗和冷酷,毫无疑问它是现实主义的;然而作者“将真实性和幻想高度融合在一起,创造出一个真实的幻想境界”{1}。作者描写小姑娘的幻觉,其情景与冰天雪地中饥寒交迫的情景形成鲜明对照,读者也随之进入一个幻想境界,特别是小姑娘随着祖母的飞升,更把我们的视线带入幸福的天国,这不是作者的理想主义在起作用吗?《没有画的画册》的“第二十八夜”写一只掉队的孤雁从曙光中汲取了力量,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孤独地奋飞,这里的象征意蕴正如丹麦奥登塞大学安徒生研究中心主任约翰·迪米留斯所云:“这说明一个个体如何冲破自己的环境,并在这种冲破中发现自己的力量,去寻找自己的道路。”{2}《影子》的构思非常奇特,影子逐渐代替了主人,并把主人最终逼向断头台。这个情节是荒诞的,然而它有令人震撼的艺术效果,它能激起读者的思索,它反映着辩证的思想,它更象征着一种普遍的社会关系的运动、变易的现象。反观这一普遍现象会给人类一些启示。一个附庸,一旦获得了知识,思想得到了解放,就有力量“从奴役中赎回我的自由”,并且成为自己的主人。《丑小鸭》整个故事的构造是建立在象征的基础上的。丑小鸭不幸出生在养鸡场里,由于它的与众不同而遭歧视、被欺侮、受践踏,甚至濒临死亡,然而当它蜕去“旧我”的形式,羽毛丰满化成天鹅之时,它展翅飞翔于云天,终于找到它的归宿。了解安徒生的读者很容易从它身上联想到作者的生活遭遇和他的艺术之路,事实上“丑小鸭”也正是作者自我形象的写照。约翰·迪米留斯说:“显而易见,这是一篇会使你认为是安徒生自己生平写照的故事。……这是一篇关于艺术家如何通过苦难和磨练,如何在冷漠无情的环境中奋斗,直到读者最后能够理解他、接受他、欣赏他的观点的故事。”{3}这话很有见地。“丑小鸭”变成天鹅有其现实的基础,“只要你是天鹅蛋,就是生在养鸡场里也没有什么关系”{4}。可现实中许许多多的“丑小鸭”却被无情地扼杀在摇篮里,就因为他的“丑陋”、“古怪”和奇异,像作者这样经过艰苦奋斗,终于冲出卑微,成为世人称道的杰出艺术家是微乎其微的,所以《丑小鸭》是以现实主义的素材,融合了浪漫主义的手法,体现了理想主义的精神。无独有偶,《海的女儿》也是以浪漫主义的象征手法为载体,通过小人鱼渴望改变形体,脱离冰冷的海洋世界,走向温暖的人类世界,得到倾慕的王子的爱情,但最终为了她所挚爱的王子的幸福,不惜牺牲自己生命,甚至化作泡沫,化为无形的空气的精灵这样一个诗化的美丽动人的故事,小人鱼的形体蜕变,寄托着为了得到自己理想的追求,要做出不惜舍弃一切的牺牲的涵义,也表明完善自身的过程是一个痛苦的历程;而她化作空气的精灵飞向太阳、飞向天国,从人类世界飞向精神世界,并且最终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不灭的灵魂”{5},象征着一个人(一个艺术家)只有像小人鱼那样朝着自己的理想不懈地努力、奋斗、做出牺牲,不断地以新我取代旧我,使自身不断地升华,最终必然走向永恒,达到不朽。这便是作者作为一个成功的艺术家以艺术的形式,回顾自己的艺术创作经历,为自己做的总结,也是为其他想要成为不朽的人指出的一条必由之路。

  三

  对于安徒生的艺术创作方法是现实主义还是浪漫主义,或者说他是一个现实主义作家还是一个浪漫主义作家,这并非本文讨论的要点所在,就其童话创作而言,或侧重在现实主义,或侧重在浪漫主义,或是二者的结合,这都是事实。然而国内论者见仁见智,颇有些异议:“他(安徒生)对于浪漫主义者所憧憬的那种中世纪的生活却不感兴趣”{6};“安徒生不仅在语言的风格上是一个具有高度创造性的作家,而且在他作品的内容上是一个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家{7};而韦苇教授却认为安徒生是一个浪漫主义作家。{8}认识不一,谁是谁非,自有公论。胡尹强先生说:“幻想模式(童话模式也是属于幻想模式)和完美模式,是浪漫主义的两种基本创造方法模式。”{9}据此可以这样认为,童话当属于浪漫主义的文体。如果说现实主义着眼于现实人生,反映的是昨天和今天的生活的本来面目,那么浪漫主义作品则塑造理想化的人物,表现幻想中的明天的情景。所以说,浪漫主义者必然是理想主义者,“应该把作家创作中的艺术观同作品主人公的浪漫主义(理想主义)的性格特点严格区别开来。”{10}这里很显然地把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等同起来了。事实上,安徒生在他的主要童话作品中或讽刺统治阶级的荒唐、愚蠢,揭露他们的无耻、昏庸,抨击他们的奢侈、残忍,或反映社会的不合理,表现现实的黑暗,描写人民大众的困苦,但笔者认为作者即便用现实的素材,也不妨用浪漫主义的表现方法。从童话作品“补偿原则”来看,童话的幻想是其最显著的特征。儿童文学作家用童话的幻想来“实现”儿童在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的愿望。幻想的结果是对现实人生缺憾的补偿,幻想出的情景体现了童话作家的人生理想。所以,安徒生童话正是以象征手法为载体,表现出理想主义的特征。

  ①侯辛华:《叶圣陶童话与安徒生童话之比较》,《浙江师范大学学报》1991年儿童文学研究专辑,第71页。

  ②③约翰·迪米留斯:《安徒生童话里“自然”的召唤》,《浙江师范大学学报》1991年儿童文学研究专辑,第74页,第73页。

  ④⑤安徒生:《丑小鸭》,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年12月版,《安徒生童话和故事选》,第166-176页。

  ⑥⑦叶君健:《安徒生童话和故事选〈译者序〉》,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年12月版,第1页,第2页。

  ⑧韦苇:《童话与浪漫主义一同成熟》,《浙江师范大学学报》1994年6月版,第37-48页。

  ⑨⑩胡尹强:《小说艺术:品性和历史》,上海文艺出版社,1993年3月版,第29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