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仁杰巧谏武则天的历史故事

时间:2018-09-03 历史故事 我要投稿

  武则天以阴谋手段夺得天下,又当了十几年皇帝之后,碰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那就是继承人的问题。早先,武则天并不想议论这个问题,历史上的教训够多了,弟弟逼兄长让位,儿子杀父皇自立,为了政权、利益,骨肉相残,全无一点人情可讲,武则天对此心有余悸。可是,到了晚年,身弱体衰之后,这个她本不想考虑的问题是非考虑不可了。

  按武则天的意思,她是想立自己的娘家侄儿武承嗣或武三思为继承人,但这两人都不争气。武承嗣没有头脑,缺乏机智,缺少教养,只是一个乱撞乱碰、头脑简单的一介武夫。而武三思虽然比起武承嗣来有些心计,但由于自幼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所以对国家治理、历史鉴戒等事情一窍不通。又加上他给武则天的情夫冯小保和尚当了多年随从,学了不少坏毛病,所以在长安城名声极臭。

  那怎么办呢?要不立自己和高宗李治生的儿子李显或李旦,但这两个儿子在高宗去世后相继被武后扶上过皇位,且他们一上台后都试图从自己手中夺回大权,建立“李氏天下”,看来是儿子大后向父不向母啊!思来想去,她觉得还是立武氏子孙更好些,虽然他们才学能力差些,但总不致会为李氏天下复辟的。

  主意打定,她利用对弈机会与自己最信赖的智囊人物狄仁杰商议。武则天就是这等精明,像这样令臣下棘手的问题她总不在上朝等严肃场合下问臣子们,那时他们注意力集中,对自己的言辞字斟句酌,生怕以此罹祸,故最有可能不讲真话。若在其他随便场合,比如对弈、赏花等时随便谈起来,臣子们多无精神准备,来不及编谎话,最容易透出自己的真实思想。而武则天在自己对某事拿不定主意时,最爱听别人的真话,以供自己参考借鉴。在与狄仁杰对弈正紧张时,武则天突然问狄仁杰:“你说是立武三思等为太子好呢?还是立李显等为太子好呢?”

  狄仁杰是何等人物!他见武则天近来多无故沉思,就知道她在为何事挠头,而自己对这一问题如何应对,狄仁杰早已思谋好了。听见武则天问,狄仁杰装作还沉浸在棋局上,随口答:“当然是李显兄弟们了。”狄仁杰摸透了武则天的脾胃,她喜欢听人猝不及防时的应答。

  武则天闻听狄仁杰说出这种话来,大出所料,她原以为狄仁杰会顺从当时的政治形势,拥立武氏子孙的。于是忙问:“为什么?”

  狄仁杰这时才从棋盘上抬起头来,慢条斯理地说:“立后嗣,一是为国家有人承大统,二是为先帝宗庙有人祭祀。您想,武氏兄弟立宗庙,是祭祀  他的先祖、祖父母、父母,怎能祭祀他的姑母呢?”

  是呀!武则天突然一惊,这个连不识字的村妇都明白的道理,怎么饱读史书而自负的自己却从没想到呢?看来自己原先的想法得重新考虑了。

  狄仁杰见武则天陷入了沉思,知道是打中了她的要害,又猛击一记:“陛下想想,是自己的侄儿亲呢?还是自己的儿子亲呢?儿子身上流的,总归是母亲的血呀!母子亲情,是任何别的感情也代替不了的。春秋时,郑庄公母亲帮小儿子夺君位,惹得郑庄公把她囚禁起来,但没多久,母子又和好如初了。亲情难间呀!”

  这些话,使武则天又沉思了半晌,看来自己是到了非要选择是做皇后、太后还是拱手把江山让与武姓的时候了,最后,她还是下了决心做个皇帝母亲,免得死后没人祭祀,成为饿鬼,在地狱中受苦。于是,她把被自己废为卢陵王已十四年没见面的儿子李显昭回京师,立为太子。后来,李显又重新做了皇帝,他就是唐中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