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灾人祸的历史故事

时间:2018-11-22 历史故事 我要投稿

  1四野空寂人无踪

  连着数日的暴雨过后,南江江水暴涨,瞬间没过两岸村庄。一夜之间,十数万灾民涌进了平江县城,往日繁华的城区顿起一片哀号之声。遍地灾民,令平江知县万仁昊顿感压力,他一边将灾情上报朝廷,一边联系城中富户开仓放粮。

  然而水灾之后,不断有城中百姓前来诉苦,说那些灾民四处惊扰百姓,使得人们足不敢出户,苦不堪言,请求万仁昊力整治安。万仁昊只有一面派出捕快尽力维护秩序,一面去灾区走上一遭查看情况。

  当天夜里,万仁昊与师爷马海趁着天黑,换上便装出了城,往西郊而去。西郊因为紧临南江,交通便利,两岸分布着平江十数个最大的村落,但也正因为此,这些村落在水灾中损失也最大。

  万仁昊与马海二人来到卢庄时,天已经亮了。卢庄是平江县最大的一个村落,有七千多口人,辖内有着整个州府最大的水路码头,是自古行商走船的商户们歇息与上货出货的宝地,其热闹繁华程度不亚于城区。但此时,繁华的卢庄已是满目仓夷,积水遍地,如同一座死堡一般。二人在里面走了半天,竟然找不到一个活着的人。

  万仁昊与马海一路查看,却诧异地发现,沿江之处,堤坝竟然完好无损,也就是说,这次水灾不是因为决堤而产生的。但既然不是决堤,便是洪水再凶猛,最多也不过淹过堤坝,根本不可能造成这么大的灾情。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上游决堤了。

  上游是令县,令县知县方肖与万仁昊是同一科进士,又同在一府为官,关系甚好。只是,如今因为令县决堤而致使平江县大灾,方肖为何没有只言片语交代,哪怕只是一个官府行文。方肖的沉默,显然极不正常。

  2蹊跷乍生寻源处

  在一片狼藉的岸边,万仁昊看到一根半埋在沙中的木头,他唤来马海,二人一起将这根木头挖了出来。这是根令县特有的桦木木材,长约九尺,粗半尺,两头还有没被水磨砺光滑的粗茬。木头上有三道损伤,分别位于两头与中间,这显然是用于堤坝巩固之用——在沿岸打下桩之后横于桩上的木头。一路走着,二人发现这种木头遍地都是,这让万仁昊很是困惑,这场大雨虽然来势凶猛,却也不至于使得新修的堤坝决堤啊!

  万仁昊百思不得其解,回到县衙后,立即给令县知县方肖写了一封信,请人加紧送了出去。

  此时,城中的情况已是更加复杂,仅靠衙门中的那十余名捕快根本控制不了局面,灾民们趁火打劫,甚至与城中百姓发生械斗,伤了十数人。万仁昊见此,知道不使些手段是不行的了,于是一面派出捕快捉拿滋事者,一面报请驻扎在江州府的明威将军,请求其派军队协助维持秩序。

  明威将军许镇关收到信后,立即派出一支五百人的部队,亲自带领着火速赶到了平江县城。城中局势很快控制了下来,万仁昊这才松了一口气,接下来便是查清责任了。而方肖迟迟不给回复,显然其中有玄机。万仁昊决定亲往令县一趟,去找方肖问个究竟。

  决堤的地方应该就在与平江县接壤之处,两人询问了路人,得知那处地方叫休村。两人决定,在城中客栈歇息一夜,第二天天明后便去县衙求见方肖。

  到了夜里,万仁昊无法入睡,便叫上马海,二人出门寻了一家酒店喝起酒来。刚喝了几杯,旁边一桌人的对话突然传入二人耳中:“谁能想到,方大人这么好的一个父母官竟然没了呢!”

  万仁昊与马海面面相觑,随后起身来到邻桌,问道:“这位兄弟,你刚才说方大人没了,可是本县知县方肖方大人?”那人点了点头,说:“二位不是本地人吧?那休村可知道?”万仁昊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只是听说,尚不知在哪。”

  “休村是离县城最远的一处地方,只有几户人家,是一片拐进南江的滩涂地。因为它紧挨着南江,历任知县大人每年都会带人去那里修固堤坝。去年入冬时,方大人召集了好几百个劳力将堤坝修好了,原以为没事了,没想到前阵子一场大雨,竟然将休村冲垮了,造成了平江县的洪灾。方大人听说后,便带了两名捕快去休村查看,结果,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