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奇缘的历史故事

时间:2018-11-23 历史故事 我要投稿

  新护院席前试身手

  民国二十一年,秋。这日清晨,胡家窝堡富甲一方的盐商杨廷进的庭院内,管家进来禀报道:“老爷,镇公所的刘子玉所长来了。他说您让他办的事儿办好了。”杨廷进面露满意之色,微微点了点头,依然打着太极拳:“请刘所长到客厅稍候,我这就过去。”

  胡家镇镇公所所长刘子玉头戴黑呢礼帽,一袭黑色的绸衫坐在太师椅上,他的身后,站着一位二十多上下、细腰窄背、眉目清秀的小伙子。一进门,杨廷进哈哈笑道:“刘所长大驾光临,杨某有失远迎,望乞恕罪。”刘子玉起身道:“杨掌柜的,您需要的人我给您找着了。小伙子不但有一手百发百中的好枪法,而且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小伙子名叫林寿亭,是杨廷进专门委托刘子玉寻找的护院。杨家家大业大,当下社会动荡,盗匪横行。杨廷进的盐车数次被劫之后,便萌生了组建民团的想法。组建民团必须有一个品德高尚、武艺高强之人做护院,一来教习团丁练枪习武,二来保家宅平安。

  林寿亭躬身向他施礼,杨廷进见林寿亭武生文相,气度不凡,心中暗允,遂吩咐管家预备一桌上好的酒席,为新护院接风洗尘。

  酒至浓酣处,刘子玉对杨廷进讲起了他与林寿亭相识的经过。

  几天前,刘子玉从广宁卫收粮回来的途中,遭遇了拦路抢劫的胡匪。领头的黑脸汉子恨透了刘子玉随风倒,做日本人的汉奸,令弟兄们将财物分完,然后掏出“盒子炮”,欲一枪结果了他的性命。正在生死关头,林寿亭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擒贼先擒王,令刘子玉绝处逢生。席间,刘子玉感激之情不胜言表。

  杨廷进闻后心中一动,却不动声色道:“寿亭,你如此身手,那如何甘心做我家护院?”

  刘子玉笑着抢道:“杨掌柜的有所不知。林小弟原是河北保定府孙记泷胶庄的伙计,自幼父母双亡。由于战乱,迫于生计流落到此。因我感于他的侠义之心,遂将此一好差事说与他。掌柜的家大业大,所用者皆为精鹰贤才,只不知您用得上用不上?”

  杨廷进哈哈一笑,转而对着林寿亭道:“寿亭,露两手让我和你们东家开开眼,怎么样?”林寿亭一抱拳:“杨老爷、刘所长见笑了。”说话间,将一根竹筷蓦地往外掷出,窗外麻雀的聒噪嘎然而止,那支筷子从枝头麻雀的眼中穿过,没入树林之中。所见者俱皆惊叹。

  众人喝彩之时,打外头走进一位十七八岁的姑娘,只见她身材高挑,白衣黑裙,齐耳短发,白里透红的瓜子脸儿上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温柔中透着新潮女子特有的气质。那姑娘走到杨廷进身边,杨老爷溺爱地说:“这位是小女红樱,战事吃紧,刚从东北大学放假回来。”说着,又指了指林寿亭,“红樱,这位是爹新请来的护院林寿亭林先生。这位林先生的武功了得,你看了恐怕又想‘弃文从武’喽!”林寿亭忙抱拳施礼:“寿亭见过小姐。”杨红樱莞尔一笑道:“林先生有如此武艺,以后,红樱可要多多讨教了。”

  杨红樱说完,蝴蝶一般飘出了门外。刘子玉、林寿亭二人皆在感叹,杨家居然有位才貌出众的小姐养在深闺。

  盗婚书小姐述衷情

  一转眼儿,林寿亭来杨家当护院都半年多了。杨红樱常跟着林寿亭习武练枪。

  几个月前,一伙胡匪来砸窑,林寿亭两枪退胡匪传为了佳话。打那儿以后,杨廷进对林寿亭更是奉若上宾,杨家小姐对这位大英雄的崇敬、爱慕之情亦是与日俱增。这天黄昏时分,林寿亭在院内操练武艺,时值励夏,招式之间,脸上汗珠已密密麻麻。杨红樱在旁观看,忙进屋内拧了个凉毛巾走到林寿亭跟前,为他仔细地擦拭。一股年轻女性特有的芬芳沁入林寿亭的鼻息,林寿亭不由心神为之一荡,却又赶忙从杨红樱手里抢下毛巾,红着脸儿道:“小姐,我自个儿来。”

  杨家父女越是对他好,林寿亭心里越觉得不是滋味。每当杨红樱到他这儿来亲手为他缝洗补衲、收拾房间的时候,林寿亭的眉眼间总是闪过一丝愧疚与不安……

  这天,杨红樱突然闯进来大声哭道:“寿亭哥救我。”杨红樱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道,“我爹让我嫁人了。”“嫁人是好事儿,小姐该高兴才是呀!”林寿亭走到杨红樱身边笑道。林寿亭这么一说,杨红樱哭得更凶了,啜泣道:“寿亭哥,你得帮我。我爹让我嫁的是北镇王家大院王八爷的少爷王瘸子。”

  杨廷进初闯关东时,有一次到北镇贩卖私盐被官府的兵丁逮住。官兵们正推着杨廷进往县衙门走,穿着湘绸马褂、剃着光头的北镇王记盐行的掌柜的王八爷正好路过,见杨廷进年少可亲,官兵们跋扈非常,遂开口道:“兄弟,谁人在外都有点难处,得饶人处且饶人。我看,不如给哥哥我一点薄面放他一码,大家日后彼此都有个照应。”

  领头的兵丁一见是王八爷,知道他与县太爷是拜把兄弟,不敢得罪,于是点头哈腰道:“别人的面子我不给,还不给八爷?八爷这么抬举兄弟,那是兄弟修来的福气,来人,把他给我放了。”就这样,杨廷进让王八爷给救了。王八爷将杨廷进拉到僻静地儿道:“老弟,你这样明目张胆地过闹市,早晚都得吃亏。这样吧,你以后就把盐卖给我,对外人,你就说是我王记盐行进盐的伙计,我给你一张运盐通行证,你便万无一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