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点亮幸福光明的使者励志故事

时间:2019-09-14 励志故事 我要投稿

  他叫卢海,1999年于北京医科大学取得博士学位后,在北京市眼科研究所进行博士后研究,XX年7月到同仁医院眼科工作。现在是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主任医师、教授,任眼科副主任、眼外伤科主任,多次获得北京同仁医院及首都医科大学优秀教师称号,率先在国内开展白内障联合玻璃体手术治疗复杂及难治性眼底病、眼外伤和微创玻璃体视网膜手术,在国际上较早将微创玻璃体视网膜手术技术应用于儿童玻璃体视网膜及其它眼病的治疗上的著名医师。同时,卢海还是中国眼微循环协会委员,北京市专科医师培训基地评审专家,中央保健局特聘一级保健专家,也是赛克勒中国医师年度奖和首都劳动奖章荣誉称号获得者。

  父亲教会我严谨 我教学生要“用心”

  卢海出生于医学世家,自幼受家庭环境的熏陶,父辈们胸前的听诊器和手中那把神奇的手术刀对他充满了诱惑力,以至于在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他填的全部是医学院校。通过不懈地努力,最终他如愿以偿踏入了医学的殿堂。“父亲的一句话使我受益终身--当医生是技术活,但首先是良心活。”卢海认为自己严谨行医风格的形成与父亲及一路走来遇到的老师和前辈们的教导是分不开的。在卢海看来,医疗技术在不断进步,但有些东西始终不会改变,那就是医生行医应该遵循的行医规范。“今天你能把棉签随便扔,明天你就可能把刀子落在病人的肚子里。”卢海在一次查房时,因值班医生将棉签到处扔而发起了火。这个看似极其微小的事情,但在卢海看来,却能反映出医生的职业操守。在教授年轻医生时,卢海不仅仅教育他们学好良好的技术,还教育他们成为一名好医生。“好医生就是要用心,虽然就只有三个字,但不是每个人都撑得起这三个字。”卢海经常拿术前知情同意书举例,他认为之所以许多患者在签署之前犹豫不决,都是医生沟通不到位的原因。另外,卢海每次术前和术后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家属谈病情,一句“有我呢”让家属吃了定心丸。“手术没问题,不代表医疗没问题,是沟通有问题。”

  重点向儿童眼底病转移 他敢为人先

  儿童玻璃体视网膜疾病向来被认为是玻璃体视网膜领域的难点。卢海17年来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潜心研究儿童玻璃体视网膜疾病的手术治疗,积累了大量的临床经验。分别开展了早产儿视网膜病变的筛查和手术治疗,永存原始玻璃体增生症(phpv)的微创玻璃体手术治疗,遗传性儿童玻璃体视网膜疾病的基因筛查工作等,逐渐形成了该领域的学术专长。卢海表示,儿童眼底病基本上都是疑难杂症,这个领域的工作是最具有挑战性的。因为儿童疑难病的意义有所不同,这是“会影响孩子一辈子、影响一个家庭和睦、影响一个社会和谐的大事情。”

  有一个患有先天性小角膜的患儿,在父母跑遍许多大医院后,来到卢海这里。因为孩子的病情比较特殊,角膜只有正常人的一半多,而且同时患有三种先天异常,卢海进行手术前的压力特别大。在经过数次会诊后,卢海还是决定试一把。最终,卢海通过新的微创手术技术,成功做了手术。至今回忆起来,卢海扔难掩喜悦:“每当改变孩子的命运,改变了这个家庭,内心会有小小成就感,内心会很快乐。”接下来,卢海计划打造一支眼底病专业团队,形成团队化的学科优势,来更好地为儿童眼底病患者服务。

  艾滋病眼病患者,需要拯救眼睛,更要安抚心灵

  面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患者就医难、受到歧视的问题,卢海感到难以理解。他说:“作为一名医生,不论是在什么情况下,都不应该拒绝你的患者,因为这是职业赋予你的责任。”

  XX年初,北京地坛医院“红丝带之家”转来一位小伙子,是一名视网膜脱落患者。小伙子是个白领,艾滋病感染的事情一直瞒着外地的父母,直到要做手术。当时,小伙子很悲观,“我都活不了,要眼睛干嘛?”卢海赶忙上前做思想工作:“艾滋病患者活上二三十年已经是很平常的事情,你这么年轻,工作还这么好,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手术后,卢海看到了等在手术室外面的患者父母。卢海对老人说:“艾滋病没那么恐怖。现在已经研制出很多治疗药物,只要您的儿子按照医生的指导用药,定时监测,没什么大问题。您看现在他眼睛也治好了,不影响工作、生活,照样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听了卢海的劝慰,两位老人像是看到了希望,拉着卢海的手谢个不停。

  在XX年人民大会堂开展的世界艾滋病日主题活动现场,卢海呼吁对待艾滋病患者应保有不歧视的观点。他说:“对于艾滋病患者,我不仅要拯救他们的眼睛,还要安抚他们的心灵,让他们回归社会大家庭。我愿意用我的力量,温暖他们,帮助他们!”

  八年来奋战在烟花爆竹伤主战场他用行动诠释新时期最可爱的人

  从XX年开始,卢海开始负责春节期间的烟花爆竹伤救治工作。8年来,每年春节卢海都是在医院度过的。“每年春节只能在电视上看到你”,这是家人每年常有的“抱怨”。重症会诊、方案制定、全盘指挥、接待媒体、协调医院各科室联合救治。最多时200多例烟花爆竹受伤的高强度工作让春节这个本该放松的日子成了卢海一年中除了暑期外最繁忙的时候。

  XX年除夕,一个10岁的男孩捡来别人丢弃的爆竹,将炸药放入玻璃瓶中点燃,结果眼睛和手被炸伤。经检查,孩子的眼睑及眼球全层破裂伤,眼内容物流失,即使不做眼球摘除,视力肯定是保不住的。孩子的父母悲恸欲绝,眼神中充满了惶恐和无望。卢海说:“行医这么多年,最怕的不是手术有多难,而是当一台手术做完,手术效果不理想时,家属绝望的眼神。”卢海经常会因此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半天不出屋。“虽然数十年来,我经手的手术无数,也经历过很多这样的场景,但是,每每这个时候,依然会为患者和家属惋惜,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为什么在这个岗位?卢海说:“首先是职责所在,现在已然成为了习惯。在急诊室比在家里呆得踏实,鞭炮声别人听的是喜庆,我听的是揪心。”和卢海交谈,他最引以为豪的是眼科医务人员这支团队。他说:“眼科拥有一支训练有素,能打硬仗的队伍。不身临其境,你永远无法真正理解谁是新时期最可爱的人。”

  公益路上他喜欢纯粹

  卢海长期热衷于社会公益事业,但是如若记者不问,他很少主动提起。他说:“我喜欢纯粹的公益活动。”免费白内障复明扶贫手术、友好光明行活动、“健康快车”,卢海自XX年来一直奔走在各类扶贫防盲等医疗活动现场。北京奥运会及残奥会期间,他因组织有力,工作成绩突出获北京奥组委颁发的优秀XX年志愿者称号。

  对于医生的职业价值,卢海这样理解:“行医的最高的境界是可以从中获得快乐。”对于身上拥有的教师和医生两个身份,卢海骄傲地表示,医生和教师是两个最神圣的职业,一个治人的身体,一个育人的灵魂,当两个身份及于一身的时候,就既要治一个人的身体,也要治愈人的灵魂。

  对于年轻人,卢海认为,年轻人要有点闯劲、性格和激情。激情可以透露着不成熟,但青春不能没有激情。这就是卢海,一个至今仍保留激情,一直在追梦路上,用心为他人点亮幸福光明的快乐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