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故事:我供爸爸念大学

时间:2018-03-30 励志故事 我要投稿

  陈思彤觉得那并非一件百分百不可能的事

  王玉觉得丈夫陈光最近有点怪。女儿陈思彤去吉林师范大学念书后,现在丈夫每晚都要跑到女儿的房间里,坐在女儿以前学习的课桌前。一个47岁、脸上皱纹都可以夹死苍蝇的大男人,竟然用着小女孩喜欢的粉红色台灯,拿着印有粉红色HELLOKITTY猫的小圆珠笔,怎么看怎么有点诡异。

  有一次,王玉小心地走到丈夫身边,陈光感觉到了,慌忙把正在看的书合上,还用胳膊压着。

  王玉打电话给女儿时提起这件事。“你说你爸爸怪不怪,看书又不是偷东西,怎么像做贼似的?”

  陈思彤笑了:“爸爸是想我了吧。”

  放下电话后,陈思彤突然想起爸爸的另一件怪事。20XX年8月,得到吉林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陈思彤如释重负,准备把中学时的旧课本卖掉——他们家房子实在太小了。这时爸爸拦住了她:“把你所有的课本都留下,一本也别卖。”她说:“这些书没用了,放着也是占地方。”爸爸却连忙说:“有用,有用,你尽管留着,我来收拾。”当时,陈思彤以为老爸是想为自己的高中生活留个纪念。现在想来……

  第二天晚上,王玉按照女儿的叮嘱,屏息凝神悄悄走到陈光身后一看,果然,陈光看的,正是女儿的高中课本!

  发现妻子知道了自己的秘密,陈光的脸涨得通红:“我、我想从现在开始学习。”王玉问:“你不会是想考大学吧?”陈光低下了头:“我想试试。”王玉扑哧一下笑了:“你都快半百了,还跟那些小孩子去竞争?”

  陈光抬起头:“如今社会没有知识寸步难行,我想学个中医专业,一来继承祖上的医术,二来自己以后也有个过硬的生活技能,好好改善一下我们的生活。”

  陈光以前是吉林磁性材料厂的工人。20XX年5月,和同时代的许多人一样,他下岗了。壮年失业,这对作为一家之主的男人的打击是巨大的。陈光一个多月不好意思出门。那时陈思彤11岁,正上小学五年级。是为了女儿,陈光才拉下老脸,去一家中医按摩所做起了清洁工,每天从早上8点工作到晚上6点,每个月拿800块钱,一直做到现在。

  丈夫有心改变现状,王玉当然很开心,但考大学实在不太靠谱。王玉对女儿说她爸爸要考大学的事,最后总结了一句:“一个停学快30年的人参加高考,简直比登天还难!我估计你爸爸就是一时头脑发热,以后自然会知难而退。”

  陈思彤跟妈妈的想法却不太一样。她还记得爸爸送她到学校那天,看着宽广的校园,高大的教学楼、崭新的图书馆,比她还要兴奋,一直说着:“大学好啊,大学好啊!”他们家祖上世代行医,爱好藏书,算得上书香门第,家中至今仍有许多泛黄的线装书。由于文ge革的影响,到了爸爸这一代读书就少了。

  但一家人的血脉里继承了对读书的热爱。爸爸虽然只有初中毕业,但没事就爱翻翻爷爷留下来的书。虽然明知道爸爸参加高考有多难,但隐约地,陈思彤又觉得那并非一件百分百不可能的事。

  “我女儿说我有希望,我就一定有希望!”

  爸爸果然让陈思彤刮目相看。她和妈妈的反对并没有打消爸爸的念头,反而激发了他的斗志。他开始正式看书。时不时地,陈思彤就能听到爸爸很得意地说:“语文、历史、政治太简单啦。我五天就看完一本!看来高考也不难嘛!”

  过了一阵子,陈思彤没听到爸爸夸口。

  再过一阵子,她回家去,爸爸支支吾吾地问她:“英语的单词,是像汉语拼音那样拼起来的吗?”

  得知单词是要一个个背下来后,陈光愣了一下,然后说:“嗨,多大个事,我一边扫地一边也能背单词!”陈思彤明白,英语、数学这两门功课对没什么基础的爸爸来说,是两座难以翻越的大山。

  果然,那之后爸爸沉寂了许多,很久没跟陈思彤讨论学习上的事。

  就在陈思彤以为爸爸已经放弃了的时候,突然接到了爸爸的电话:“思彤,爸爸本来想放弃的,后来看到你高二的数学书上写着四个字:自强不息,爸爸我又开始学习了!以后你周末回家来,好好教爸爸读英语,算数学!”

  陈思彤被强烈地触动了,这四个字,跟爸爸有关。

  那是20XX年的秋天,回家吃过晚饭后,陈思彤在房间里自习到8点多,实在觉得太辛苦了,就打开电视,准备看一下同学们都在说的韩剧。这时候爸爸提着袋子走了进来。陈思彤吓坏了,惊慌失措地关电视。爸爸很生气:“下周就要进行第一次模拟考试了,你还有闲心看韩剧?”

  思彤觉得很委屈:“学习真的太累了,而且我真的刚刚打开电视。”

  爸爸一下子火了:“你坐在家里,风吹不着雨淋不着,只管看书,还说累?”他把袋子往桌上一扔:“你看电视去吧,想看什么看什么。”袋子里散落出一块块排骨。陈思彤最喜欢喝排骨汤,爸妈为了省钱,平时都舍不得买来吃,买一点回来全都是为了给她煮汤喝。她红着脸回到了自己屋内,重重在数学课本上写下“自强不息”四个字,往后学习再累,她会按摩一下眼睛,活动活动筋骨,再也没动过要看韩剧赶时髦的念头。

  陈思彤没想到,两年以后,爸爸竟然也因为这四个字,重新打起了学习的劲头。这大概是父女俩血脉相通的心有灵犀吧。

  200X年国庆节陈思彤本来打算跟同学们一道出去玩,她改变了主意,回家辅导老爸做数学习题,练习英语。真给老爸当老师,陈思彤发现还真不容易,老爸要面子,说他两句就脸红,陈思彤在心里偷着笑,表面上不得不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

  20XX年6月6日,经过一年的自学,陈光参加了当地的普通高考。上午8点钟陈光进考场时,监考老师说:“对不起,孩子家长不准进考场。”陈光拿出所有证件:“我就是考生。”几位监考老师拿着证件上下对照了他好几遍,互相耳语了好一会儿才让他进去。

  所有的考生都把奇怪的目光投向陈光。考试铃响后,大概是由于好奇,监考老师们不停来到陈光身边,陈光紧张得直冒汗。由于平时没进行过模拟考,离考试结束还有五分钟时陈光才慌慌张张地把答案誊到答题卡上,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考试成绩出来,达到了建档分数线,但离医学类学校的分数还差几十分,陈光落榜了。陈思彤安慰爸爸:“您才念了一年,就超过许多念了好几年的年轻人啦。能过建档线已经不错了。很多学生都考不到爸爸这个分数呢。”

  陈光沮丧地说:“是我自讨苦吃,这么大年纪了就不该有这个梦。”

  陈思彤看到爸爸沮丧的样子,大声地说道:“爸爸,我觉得你很伟大。有梦的人,是世界上最有希望的人。我们需要的只是多一点时间。爸爸,我支持你明年继续参加高考!”

  陈思彤充满斗志和希望的样子感染了王玉,她拉着丈夫的手说:“我也支持你!”陈光也激动了:“别人说的话我可以不信,我女儿说我有希望,我就一定有希望!我还要再进考场!”

  稍微休息了半个月后,陈光又拿起了书本。翻开数学课本之前,他给返校的陈思彤打了个电话:“思彤,爸爸还想跟你说句对不起。我记得有一次,你看电视,爸爸骂了你。现在爸爸向你道歉!学习真的是一件很辛苦的事,确实需要放松。现在爸爸懂了。”

  在电话那头,陈思彤感觉自己和爸爸的距离,那么近,那么亲。

  她真想回到16岁,

  对爸爸说一声:“对不起!”

  开学后,思彤经常和爸爸短信往来,问他有没有不会的问题,说说答题技巧。寒假回家,思彤还给爸爸做起了家庭老师。

  20xx年6月,爸爸第二次高考还差几天,思彤请假回家,亲手做菜给爸爸加餐。上考场前,思彤满脸笑容,对爸爸说:“爸爸,你是最棒的!”这些,都是过去爸爸为陈思彤做过的。这一次,陈光非常冷静平和,答题非常顺利。

  20XX年8月初,陈光收到了江西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医疗系针灸推拿专业的录取通知书。那一刻,陈思彤第一次看到了爸爸又哭又笑的样子。但一家人的笑容很快凝固了。通知书写着,每年学费是6千块钱。但家里全部存款只有8500块钱,只能供一个人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

  陈光毫不犹豫地说,这钱给思彤用。思彤说,这钱爸用,我跟同学们借。陈光说,钱的事你小孩子别管,你只管好好读书,我的学费我来想办法。

  陈思彤知道,爸爸根本想不出办法。第二天,她收拾行李,对爸妈撒了个谎,说学校老师打来电话,让她回校做个调研。陈光和王玉说学样安排的任务要紧,让她赶快去。

  陈思彤回到学校宿舍后第一时间去了人才市场,准备找工作挣钱,供爸爸上大学。到了人才市场,陈思彤才发现招的全是全职的职位,兼职的暑假工早在6月底就招得差不多了。陈思彤决定去做家教。她在硬纸板上写好“家教”二字,第二天拿着牌子蹲在新华书店门口。店里很多家长带着孩子进进出出,却无人对她问津。思彤有些失望。书店的保安说,现在正好是开学的时候,谁还找家教,你再蹲下去也是没人找啊。

  这话没打击到思彤,反而一下子点拨了她:开学后,常有很多家长托人找师范院校的学生给孩子做家教,有人还找不到,何不让他们来提前预订家教呢?

  第二天,思彤继续蹲点,但牌子上的字变成了“预约新学期家教”。多了几个字就吸引了眼球,果然有不少家长上前询问。思彤又接连去了两天,真有两位家长跟思彤签了简单协议,时薪30块钱,每周4小时。思彤兴奋得几乎跳起来,自己还真行,开学后每月就有800块钱的收入了,够爸爸在校两个月的生活费。

  可是,最重要的还是找到眼前的工作,思彤用了最笨的办法,到大街上去找。八月骄阳似火,思彤顶着日头,满额是汗,两颊绯红,睁大眼睛注意着路边的店面。许多饭店门前写着招聘服务员的字样,但她问了很多家,对方都说要长期工,不要暑期工。

  没办法,思彤去网吧找人才网站,搜索半天,看到有一家饰品店招聘短期店员的条件最少也最低:吃苦耐劳。

  思彤马上去面试,老板见她瘦瘦的,为难地说:“这个月来了几个店员,都是没干几天就走了,工作是有点累,店员除了卖东西外,还要负责装卸货品,你行吗?”思彤看没有其他的要求,连忙点头:“我行,我行!”思彤做起了店员,工资每天50块钱。

  几天后,一批新货到店,思彤搬上搬下,越搬胳膊腿越酸,虽然思彤觉得自己不是拈轻怕重的人,但干这么重的活还是第一次。老板看她累得不轻,就让她歇会,思彤咬着牙关说:“没事。”

  第二天醒来,思彤全身酸痛,连腰都直不起来。她终于体会到那天爸爸痛骂她“风吹不着雨淋不着还说累”的真正意思了。她真想回到16岁,对爸爸说一声:“对不起!”

  她对爸爸说:钱的事你不用管,只管好好学习一周下来,思彤赢得了老板的好感。可是即便这样工作到开学,她也就能挣1000多块,爸爸需要的可是6千块钱的学费呀。一天,思彤下班后走到一家超市门口,看到那里的地摊生意特别红火,但大多卖的是衣服。思彤不禁心动,自己何不从自己老板那里进点饰品,也来试试?白天上班,晚上摆摊,两不耽误。

  老板欣然答应了她的要求,而且给了特别优惠:卖了再给钱,之前只要给进货价。思彤的饰品摊当晚闪亮登场,由于夜市的饰品摊点少,思彤的产品又丰富,收摊时竟卖了80多块钱,算算有4成的利润,思彤兴奋极了。

  随着思彤摆摊的经验越来越丰富,每天的销售额已稳在200块钱左右,爸爸上学的希望全有了。

  9月3号,思彤回家,看到爸爸还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她故作冷静地说:“爸,明天就开学了,快去准备呀。”说着把一包东西递给了陈光。陈光打开一看,里面全是零碎的钱,他吃了一惊:“这是哪来的?”思彤地说:“爸,这是你女儿一分一毛挣来的,总共5461块钱。”

  陈光紧紧抱着女儿,既惭愧又欣慰,女儿这么有本事,比自己还能挣钱。思彤说:“爸,明天你就去报到,以后我供你上大学,钱的事你不用管,只管好好学习。”陈光的眼眶湿润了。一个月前,他刚对女儿说过这样的话,现在,女儿把话又说回来。

  20XX年9月,到了大学后的陈光就像一个饥饿的人扑到了面包上那样专心扑到了学习上。早上他总是第一个起床,晚上又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就连午休时间,他觉得对自己来说都是浪费,一个人抱着书本在空大的教室里啃。太累的时候他就想想女儿,她现在也一定在努力吧,然后他浑身又充满了能量。

  十月初,王玉给丈夫打来电话,说她又打了一份轻松的散工,让他安心在学校里学习。思彤也给爸爸寄来她带家教的800块钱。陈光心里满是温暖,但作为一家之主,自己没有为她们提供更好的生活,反而给她们增加了负担,妻子年龄也大了,女儿将要毕业,各种开销也在加大,他已经渐渐适应大学生活,可以挤出一些时间勤工俭学了。

  10月中旬,陈光应聘上了学校的学生巡逻员,每月400块的工资。接受记者采访时陈光说,我们一家人都这么努力,未来,一切一定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