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人的睡前很甜的小故事

时间:2019-06-21 睡前故事 我要投稿

  

  猪的家并不大,一个人睡一张长6米,宽1米的床上还有一点点多。

  猪的家并不漂亮,用四张纸合成的窗户,塞满了稻草的墙。

  猪的家不豪华,家具也不齐全,一张单人桌,一个破了角的碗还有一桶水。

  猪并不懒,也不是特别勤快,每天干完该做的话就开始睡,抓食物吃了它,等它消化再吃,是猪的活法,只要养活自己就足够,别人那豪华宝马还没我三轮车蹬得快呢,即使这样,猪八戒还是长了一身的肥膘。

  猪的家里特别乱,猪才没有这么多时间去整理,猪的脑子已经过忙了,它要想啊,HI等于几,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吃的,什么时家能更大点,什么时候能有点钱雇个保姆收拾收拾家。

  猪干脆不去想,跑去工地开始了搬运,猪说,一天挣十块钱,一个月三百多块钱,一年三千多块钱,有了钱,买两汉堡,吃一个,扔一个。

  猪开始不停地忙活,他省吃俭用,一身的肥膘也减了下来,用存了十年的钱雇了个保姆,替它收拾房子,也用剩余的钱开了个小店,小店挣的钱娶老婆,猪说,虽然我猪头猪脑的,也辛苦地挣着钱,娶个老婆住上了房子,我也很快乐啊。

  

  他和她都是小工人,薪水不高,但是足够生活。丈夫很普通,妻子却很漂亮,也很伶俐。

  因为彼此都很有时间,他们每个月或是出去看场电影,或是去逛逛公园,间或出去吃顿晚餐。只要妻子想,丈夫就陪着。什么事都顺着妻子,只要妻子高兴,只要条件允许,从来不说半个“不”字,好像从来就没有自己的想法。一次,他们出去吃晚饭,妻子让丈夫点菜,丈夫说,点你爱吃的吧,妻子有点生气,你就没一点自己的主见!是不是有点窝囊!丈夫楞了,叹了口气: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人,不能给你宽敞的住房和漂亮汽车,我只想在自己“能”的范围内,给你最好的。

  世界上有卑微的男女,却没有卑微的爱情,爱她,就给她最好的,我想这也该算是婚姻的真谛吧。

  

  他和她属于青梅竹马,相互熟悉得连呼吸的频率相似。时间久了,婚姻便有了一种沉闷与压抑。她知道他体贴,知道他心好,可还是感到不满,她问他,你怎么一点情趣都没有,他尴尬地笑笑,怎么才算有情调?

  后来,她想离开他。他问,为什么?她说,我讨厌这种死水样的生活。他说,那就让老天来决定吧,如果今晚下雨,就是天意让我们在一起。她看了看阳光灿烂的天空说,如果没下雨呢?他无奈地说,那我就只好听天由命了。

  到了晚上,她刚睡下,就听见雨滴打窗的声音,她一惊,真的下雨了?她起身走到窗前,玻璃上正淌着水,望望夜空,却是繁星满天!她爬上楼顶,天啊!他正在楼上一勺一勺地往下浇水。她心里一动,从后面轻轻地把他抱住。

  婚姻是需要一点情趣的,它就犹如沙漠中的一片绿洲,让我们疲劳的眼睛感到希望和美,即使是对方最愚昧的情趣。

  

  他和她邂遇在火车上,他坐在她对面,他是个画家。他一直在画她,当他把画稿送给她时,他们才知道彼此住在一个城市。两周后,她便认定了他是她一生所爱。

  那年,她做了新娘,就像实现了一个梦想,感觉真好。但是,婚后的生活就像划过的火柴,擦亮之后就再没了光亮。他不拘小节、不爱干净、不擅交往,他崇尚自由,喜欢无拘无束,虽然她乖巧得像上帝的羔羊,可他仍觉得婚姻束缚了他。但是他们仍然相爱,而且他品行端正,从不拈花惹草。

  她含着泪和他离了婚,但是带走了家门的钥匙。她不再管他蓬乱的头发,不再管他几点休息,不再管他到哪里去、和谁在一起,只是一如既往地去收拾房间,清理那些垃圾。他也习惯她间断地光临,也比在婚姻中更浪漫地爱她,什么浪漫晚餐、远足旅游、玫瑰花床,她都不是在恋爱和婚姻中享受到的,而是在现在。除了大红的结婚证变成了墨绿的离婚证外,他们和夫妻没什么两样。

  后来,他终于成为了有名的艺术家,那一尺尺堆高的画稿,变成了一打打花花绿绿的钞票,她帮他经营帮他管理帮他消费。他们就一直那样过着,直到他被确诊为癌症晚期。弥留之际,他拉着她的手问她,为什么会一生无悔地陪着他。她告诉他,爱要比婚姻长得多,婚姻结束了,爱却没有结束,所以她才会守侯他一生。

  是的,爱比婚姻的长度要长,婚姻结束,爱还可以继续,爱不在于有无婚姻这个形式,而在于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