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的神话和传说阅读

时间:2018-12-15 希腊神话 我要投稿

  其他英雄也都作好了准备。阿德剌斯托斯很快把一支庞大的军队集合起来,把它分为七个支队,由七个英雄率领。大队人马在号角和军笛声中充满必胜的信念浩浩荡荡地离开了阿耳戈斯城,但在进军的途中,灾难就来临了。他们到达涅墨亚大森林后,那里所有的泉水、河流和湖泊都已干涸,他们受到炎热的天气和咽喉冒火般焦渴的煎熬。人人都觉得盔甲和盾牌过于沉重;走在路上扬起的尘土粘在嘴里;就连马匹嘴里吐出的涎沫也干枯了,它们鼻翼干涩,把嚼铁咬得嘎嘎地响。

  当阿德剌斯托斯带着几名武士在树林里四处走动,徒劳无功地探寻泉水的踪迹时,他们突然遇到一个满脸愁容的美人儿。她坐在树阴下,怀里抱着一个小男孩,披肩发不停地飘拂,衣衫褴褛不堪。阿德剌斯托斯十分惊异,以为见到了一个林中女仙,立刻向她下跪,祈求她救他和他的人马脱离灾难。

  但那妇人垂下目光,谦恭地答道:外乡人,我不是女神。从你光辉的外表来看,你倒很可能是出身于神族。如果说我身上有什么与凡人不同的地方,那必是我所经历的苦难比常人多得多。我叫许普西皮勒,是伟大的托阿斯的女儿,楞诺斯岛女人国从前的女王。我被海盗抢走又卖掉,受尽了无法形容的苦难,现在是涅墨亚国王吕枯耳戈斯的奴隶。我哺育的这个小男孩,不是我自己的孩子。他叫俄斐尔忒斯,是我的主人的儿子,我被指定做他的看护。不过,你们想从我这里得到的东西,我很愿意替你们弄到。在这令人绝望的荒原里,只有一处泉水还在往外喷水,去那里的秘密通道除了我谁也不知道。那里的泉水非常丰富,足够全部人马解渴提神。都跟我走吧!

  那妇人站起身来,小心地把婴儿放在草地上,轻声哼唱了一支摇篮曲催他入睡。

  阿德剌斯托斯和他的武士招呼着其他伙伴,于是整个部队立刻跟着许普西皮勒走在穿过密林的秘密小道上。不久,他们来到一个*!岩壁立的大峡谷,清凉的水花从峡谷里挤出来往上蹿,跑到女向导和他们的国王前面去的第一批武士干热的脸接受了轻盈的水珠,立刻提起了精神。他们同时听到了瀑布的轰轰巨响。水!他们异口同声地欢呼,几步跳到峡谷里,用头盔去接飞溅直下的泉水。水,水呀!整个部队都重复着这一个字。于是欢呼声压倒了瀑布的轰鸣,又从瀑布四周的群山中传来回响。这时大家都伏在蜿蜒流淌的小溪绿草如茵的岸边,大口地饮着甘甜的清泉,体味着长时间没有得到过的享受。后来他们又找到了横穿树林直通谷底的山间车道,驭手们不卸马,直接把车赶到清水波动的平地,让马在水中凉爽凉爽,戴着挽具解解渴。

  全部人马都恢复了精神,许普西皮勒领着阿德剌斯托斯和他的武士们回到较宽的路上,大队人马与他们保持着礼貌上应有的距离跟在他们后面。然后他们向此前她抱着孩子坐过的那棵伞状树下走去。但他们还没到达那个地点,许普西皮勒就被远处传来的一声凄惨的哭叫吓了一跳。一个不祥的预感使她温柔的心抽紧。她急忙赶到英雄们的前面,向她经常坐着休息的地方跑去。哎呀,孩子不见了。她那迷乱的目光四处搜寻孩子的踪迹,但不仅不见踪影,就连哭叫声也听不见了。很快她就明白了:原来是她在热忱地为阿耳戈斯军队带路的时候,她所抚育的孩子惨遭横祸,因为离大树不远的地方,蜷缩着一条丑恶的大蛇,它正把头放在肚子上,在懒洋洋的睡眠中消化它刚刚吞下去的食物。这位不幸的保姆吓得毛发倒竖,不禁失声哭叫起来。

  这时,英雄们也赶来了。第一个看见这条大蛇的是希波墨冬,他毫不迟疑地从地上搬起一块巨石向怪物身上砸去,但大蛇长满鳞甲的背却把抛过去的石头抖落了,石头摔得像一片碎土。希波墨冬紧接着把矛抛了出去,飞矛正好刺中了巨蛇。那怪物旋转缠绕在立在伤口中的矛杆上,整个儿看去好似一个陀螺,最后它嘶嘶地叫着,渐渐断了气。

  大蛇被杀死以后,那可怜的保姆才壮起胆来去追寻孩子的踪迹。附近有很多草都被鲜血染红了,最后她在离她休息处很远的地方发现了那个孩子的被啃得光光的骨头。这个绝望的女人把尸骨收集起来放在怀里,然后把它交给了那些英雄。阿德剌斯托斯和他的整个军队为这个为他们而牺牲的不幸的孩子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他们为了纪念他创立了神圣的涅墨亚赛会,称他为阿耳刻摩洛斯,意即过早的完人,并尊他为半神。

  吕枯耳戈斯的妻子欧律狄刻因为丧子而怒不可遏,立即把不幸的许普西皮勒投入大牢,死是肯定无疑的了。但幸运的是,许普西皮勒远在故乡的年长的儿子们正在寻找他们的母亲,事情发生不久,他们就到了涅墨亚,解救了沦为奴隶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