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的神话和传说第三十章在线阅读

时间:2018-11-30 希腊神话 我要投稿

  阿耳戈英雄的返航

  剩下的科尔喀斯人还没有醒过神来,英雄们已经按照珀琉斯的建议疾速远去了。当科尔喀斯人得知发生的一切时,开始他们还想追击敌人,但赫拉却从天上发出闪电警告他们,他们才被吓住了。他们知道,如果他们不把国王的儿子和女儿带回去,国王肯定震怒并严惩他们,所以他们就留在依斯忒耳河口的阿耳忒弥斯岛上定居了。

  阿耳戈英雄们乘船经过许多海岸和岛屿,也经过了阿特拉斯的女儿卡吕普索斯居住的岛屿。他们相信他们已经看见远方正在升起故乡最高的山峰,这时,赫拉因为害怕盛怒的宙斯的计划,扇起了一阵暴风雨阻挡他们,于是船便被狂风刮到了荒无人烟的埃莱克特律斯岛。现在雅典娜安装在船的龙骨中间的那块能宣示预言的木板开始说话了,他们仔细听了以后,无不大惊失色。你们逃不脱宙斯的愤怒,也躲不开海上飘泊的命运,那块空心的木板说,除非女巫师喀耳刻禳解你们残忍地杀害阿布绪耳托斯的罪孽。要让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向神明祈祷,请求诸神为你们在海上开辟一小条通道,指引你们找到太阳神和珀耳塞所生的女儿喀耳刻。这就是阿耳戈船上的那块木板黄昏时说的话。

  英雄们听到这个奇异的预言宣示这样可怕的命运,无不胆战心惊。只有那对双生兄弟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站起身来,勇敢地祈求天上诸神的保护。但是船继续漂泊,冲进了伊里丹纳斯的内海湾,那里是法厄同被太阳车烧死坠海的地方。就是现在,他被烧灼的伤口仍然从河底喷出火焰和烟雾,没有一条船能轻易越过这片水域,它总是被卷入火焰里去。法厄同的几个姐妹,赫利俄斯的女儿们,已变成沿岸的白杨,它们在风中叹息,滴着晶莹的琥珀泪珠落在地上,然后太阳把它晒干,潮水把它冲到伊里丹纳斯河里去。

  坚实的大船帮助阿耳戈英雄们脱离了这次危险,但他们却失去了对一切饮食的欲望。因为白天有法厄同烧焦的尸体的恶臭从伊里丹纳斯河涌上来折磨着他们,夜间有赫利俄斯的女儿们的悲叹和像油滴似的琥珀泪珠的滚落困扰着他们。赫拉发出温和的声音,提醒他们,给他们指明正确的道路,并放出黑雾罩住船,把船保护起来,他们就这样航行了许多日夜,经过刻尔提克家族的许多地方,直到终于看见提瑞尼亚海岸,紧接着就顺利地进入了喀耳刻居住的岛屿的港口。

  在这里,他们找到了那位女巫师:她正站在海滨,在海浪里洗头。她曾梦见她的卧室和她的房子里血流成河,火焰吞噬她用来麻醉外乡人的一切魔药,她则用手掬血把火浇灭。正当黎明时分,噩梦把她惊醒,她立刻下床跑到海边去冲洗她的衣裙和头发,好像她真的沾上了血污似的。成群的巨大的猛兽跟随在她后面,就像牛群出棚跟在牧人后面一样,但这些猛兽和一般家畜不同,它们的头和身是一类动物的,四肢是另一类动物的。英雄们不禁心生莫名的恐惧,特别是因为他们只要看一眼喀耳刻的脸便可认出,她正是残暴的埃厄忒斯的妹妹。这位女神很快就转身回来了,她像对待家犬那样招呼和抚摸这些怪兽。

  伊阿宋命令全体船员留在船上。只有他本人带着美狄亚跳到了岸上,一上岸,他就拉着这位不愿意去的姑娘朝喀耳刻的宫殿奔去。喀耳刻不知道这些陌生人到她这里来做什么。她请他们坐在漂亮的软椅上,但他们却默默地悲伤地坐在火炉旁边。伊阿宋把用来杀死阿布绪耳托斯的宝剑插在地上,双手按住剑柄,把下巴抵在手背上,不再睁开眼睛。喀耳刻这时才知道他们原来是祈求保护的人,立刻明白这与他们的被逐和一桩谋杀的罪恶有关。于是,她宰杀了一只刚生下来的母狗,把它作为牺牲献祭给宙斯,这些祈求者的保护神,然后请求宙斯允许她为他们净罪。她吩咐她的侍从,那些水中的女神,把赎罪用具带到海边来。她自己则站在那灶旁,焚烧圣饼,郑重地祈求复仇女神息怒,请求天父宽恕这些手上沾有谋杀血污的人。

  这一切做完以后,她就让外乡人坐下,她坐在他们对面。她询问他们的职业和航行的情况,问他们从哪儿来,为什么在这里登陆,为什么要请求她的保护,因为这时她又想起了那个血腥的噩梦。当少女抬起头来注视她的脸时,少女的眼睛引起了她的注意,因为美狄亚和喀耳刻一样都是太阳神的后代,所有太阳神的后人都有一双闪耀金光的眼睛。现在她要求这位逃亡的少女用母语说话,于是少女便用科尔喀斯的方言如实地讲述了埃厄忒斯和阿耳戈英雄们之间发生的不快,只是不肯承认谋杀兄弟阿布绪耳托斯的一节,但对女巫师喀耳刻是什么也隐瞒不了的。她说:可怜的孩子,你很不正当地离家出走,你又犯了一桩大罪。你父亲肯定会追到希腊去,为他被谋杀的儿子找你报仇。不过你在我这里不会再遭到什么灾难,因为你是祈求保护的人,又是我侄女,只是不能从我这里得到任何帮助。你赶快带着这个外乡人走吧,不管是谁我都不能管了。我既不赞成你的那些计谋,也不赞成你不光彩的逃跑!听到这样的话,美狄亚十分痛苦,她蒙上面纱,伤心地哭起来,直到伊阿宋抓起她的手,她才踉踉跄跄地跟着他走出了宫殿。然而赫拉却很同情她的被保护人。她打发她的女使者伊里斯踩着七色彩虹的道路到下边把大海女神忒提斯召来,让她保护阿耳戈英雄船。伊阿宋和美狄亚一跳上甲板,就刮起了和风,英雄们高高兴兴地起锚张帆。不久,他们就接近了一个百花盛开的小岛,这是骗人的女妖的住地,这些女妖惯以美妙的歌声诱骗过路者,然后让他们死在这里。她们都是半鸟半人的形体,总是坐在那里等候猎物,经过这里的外乡人没有一个可以幸免于难。现在她们也正在冲着阿耳戈英雄们唱美丽动听的歌,他们都听得入迷了,正准备抛缆上岸,就在这时,特剌刻的神歌手俄耳甫斯,从坐位上站起来,弹奏起他的七弦神琴,以最强的声音压倒了那些鬼怪少女的歌声。同时一股嗖嗖响的神赐之风从船尾吹来,使得女妖的歌声全部消失在空中。同伴中只有部忒斯一人经受不住女妖歌声的诱惑,弃桨跳到海里,朝着那诱人的歌声游去。要不是阿佛洛狄忒看见了他,他早就没入海底了。她从旋涡中把他拽出来,抛在该岛的一个海岬上,从此以后他就生活在这个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