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的神话和传说章节阅读

时间:2018-12-12 希腊神话 我要投稿

  俄底修斯与牧猪人在一起

  俄底修斯就以这样的打扮穿过草木葱茏的高山前往他的女保护神指点给他的地方,他在山的高原上找到了牧猪人欧迈俄斯。欧迈俄斯在这儿用石头为他的猪群修建了一个猪场,他正在切割漂亮的牛皮,为自己做一双鞋底,并没有注意到俄底修斯的到来。但狗却发现了他,于是都吠叫着朝他扑了过来,若不是牧猪人及时叫住它们,并用石头把它们驱散的话,都会把他咬伤。欧迈俄斯转向他的主人,可把他看成是一个乞丐,说道:“噢!老人,差点让狗把你撕成碎片,那你可就真的给我添了麻烦,我现在的苦恼已经够多的了!我帮不了我那个可怜的身在远方的主人的忙,这使我忧心忡忡,愁肠百结呀。我坐这儿,为另外一些人把猪养肥,供他们吃喝享乐,而我的主人飘零在异乡,苦难中也许连一片面包也吃不到。可怜的人,到茅屋里来吧,吃点喝点。饱了时就告诉我,你来自何处,受到何种折磨,因为你看起来是这样的可怜!”

  两个人进入茅屋。牧猪人给来人在地上铺上叶子和树枝,铺上他自己的褥子,这是一张乱蓬蓬的大野羊皮,然后叫他躺下。俄底修斯对他的热情招待表示感激,对此欧迈俄斯回答说:“老人,人们不能怠慢客人,哪怕他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我的招待自然是微不足道的,若是我的主人在家的话,那我会做得更好的。他会给我房屋、财产和女人,我对陌生人的款待会是另一个样子了!可他死了。愿海伦那一家人得到恶报,她使多少勇敢的人都命丧异乡!”

  随后牧猪人走到猪圈,捉了两个猪崽杀了,用来招待他的客人。他切下肉,放到铁叉上,把烤好的肉递给客人。他从一个罐子里把酒斟到一个木碗,放在陌生人的对面,并说道:“吃吧,陌生人,这是我们最好的了!新杀的猪崽肉,因为肥猪都让求婚人给吃掉了,这些无法无天的家伙,他们的胆子比最无耻的海盗都大,一点也不怕神的惩罚!也许他们听到我的主人死亡的消息,他们向他的妻子求婚,可完全不像其他人那样,而是从不回家,心安理得地去挥霍他人的家产。他们日日夜夜宰猪,不是一只就是两只,不,是多只,而酒呢,总是一桶接着一桶。啊,我的主人很富有,有其他二十个人的财产加起来那么多!他在乡下有十二群牛,同样多的绵羊群、猪群和山羊群。仅在这个地方就有十二群山羊,都由勇敢的牧人看管。他们得每天给求婚人送去挑选出来的雄山羊。我是他管理猪群的头头,可也必须每天挑出最好的公猪,送给这些贪得无厌的馋鬼!”

  在牧猪人说这番话期间,俄底修斯匆匆地吃肉,快速地喝酒,一句话也没说。他心里在想,如何向那些求婚人进行复仇。当他吃饱喝足时——牧猪人又一次给他斟满酒杯,俄底修斯举杯向他表示感激,并说:“亲爱的朋友,把你主人的事情向我讲得更详细些!我根本不可能认识他,也不可能在什么地方遇到他,因为我是一个浪迹天涯四海为家的人!”但是牧猪人完全不相信他的话,说道:“你以为,一个要我们讲述我们主人事情的四处游荡的人,能那么轻易得到我们信任的吗?一些流浪人来到我的女主人和她的儿子面前,用他们编出来关于我们可怜主人的童话,使他俩感动得满脸流泪,于是给他们衣物,热情招待。可他们都是来骗吃骗喝的;这种事情已经发生多次了。啊,我再也没有一个那么仁慈的主人了,他是那么可亲可爱。我一想到我的主人俄底修斯,我觉得根本不是在想我的主人,而是在想我的一个兄长。”

  “我亲爱的人,”俄底修斯回答他说,“你那颗狐疑不定的心是那么肯定他不会回来,好吧,我向你起誓:俄底修斯会回来的。当他回来,我自然会向他要我的酬劳,披风、衣服,尽管我现在破衣烂衫,可不想编出一套谎话来骗取这些东西。我恨死那些说谎的人了。听着,以宙斯、以这张好客的饭桌、以俄底修斯的牧群为证,我发誓,当这个月过去时,俄底修斯一定会回到他的家里,并惩罚那些竟敢欺侮他的妻子和儿子的求婚人。”“噢,老人,”欧迈俄斯回答说,“当俄底修斯回家时,我不会为你的这个消息少付报酬的。不要胡编了,好好地喝你的酒,谈点别的。你的起誓就算了!对俄底修斯我再也不抱希望了,只是他的儿子忒勒玛科斯现在叫我担心。我希望在他身上重新看到他父亲的精神,但一个神祗或是一个人却把他的思想弄乱了。他去了皮罗斯,打探他父亲的消息,可这期间那些求婚者却在半道上埋伏,准备消灭掉古老的阿耳喀西俄斯家族的这最后一根苗苗。老人,现在该你告诉我来自哪个地方了,你是谁,为什么来到伊塔刻?”

  于是这个有创作才能的俄底修斯向牧猪人讲了一个长长的故事:他来自克瑞忒岛,是一个有钱人的家道中衰的儿子,经历了各式各样的冒险。他也参加了特洛伊战争,在那儿认识了俄底修斯。在返乡的路上,风暴把他卷到忒斯普洛托斯海岸。从那儿的国王嘴里他又听到了一些关于俄底修斯的消息。俄底修斯曾在国王那里作客,可在他到达之前就离开,到多多那去求宙斯的神谕了。

  当他编的这套谎话说完时,牧猪人十分感动地说:“不幸的陌生人,你如此详细地描述了你的海上飘泊,令我十分激动。但是有一点我不相信你,这就是你讲的关于俄底修斯的事情。你不必白费力气用这样的谎话来讨好我了,反正你会受到很好招待的。”

  “好心的牧人,”俄底修斯回答说,“我建议同你打个赌。如果俄底修斯真的回来了,那你就给我一件披风和衣服,送我到想要去的杜里希翁去;如果你的主人没有回来,那就让奴隶们把我从悬崖上扔进大海。这样其他人就不敢撒谎了。”“我这样做是该受诅咒的!”牧猪人打断他的话说,“我把我的客人带进茅屋,加以招待,然后再把他杀死,怎么能这样做?那样在我的一生里再也不要向宙斯祈祷了!该是吃晚饭的时候了,让我们快活些吧。”

  当奴隶们带着猪群从草场放牧归来时,牧人命令他们宰杀一头五岁的肥猪来款待他的客人。一部分祭献给仙女们和神祗赫耳墨斯,另一部分他递给那些去放牧的奴隶,最好的部分他分给了他的客人,尽管他在他的眼里是一个乞丐。这使俄底修斯深受感动,他感激地喊道:“好心的欧迈俄斯,愿宙斯爱你,我这个人如此穷苦,可你对我却是如此的尊敬。”牧猪人友好地与他共同进餐。这期间外面乌云遮住了月亮,西风呼啸,不久大雨倾盆。俄底修斯衣衫褴褛,感到发冷。欧迈俄斯为他的客人在离篝火不远的地方支起一张床,用绵羊皮和小羊皮把它铺好。在俄底修斯躺下之后又给他盖上一个大的衣袍,这是他本人在严冬时穿的。

  俄底修斯躺在那里暖暖的,其他一些奴隶睡在他旁边。欧迈俄斯不在茅屋里过夜,而是手执武器到外边的猪圈去,背上扛着宝剑,身穿一件厚厚的衣袍。他把一张羊皮铺在下面,手里拿着一根锋利的长矛,防御强盗和野狗。他躺了下来,守护着猪栏,抵抗着凛冽的北风。当牧猪人离开茅屋时,俄底修斯还没有睡着,他关心地望着欧迈俄斯的身影,心里庆幸自己有这样一个忠心耿耿的仆人。他虽然认为主人早已死去,可仍小心翼翼地看管主人的家产。怀着这样的情感,俄底修斯安谧地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