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幽默哲理小故事

时间:2019-08-17 幽默故事 我要投稿

  古希腊哲学家的幽默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过:“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本意是说,一切事物都处在流动变化之中,永远凝固不动的东西是不存在的。

  他的学生克拉底鲁为了显示自己比老师更加高明,却说:“这话不对、应当是、人连一次也不能踏进同一条河。”他解释说:这是因为我们既承认一切皆流,一切皆变,那就是说事物任何时候都在发生变化,不可能有一刻的稳定和静止。这就像一条河流一样,在我们刚刚踏进去的一瞬间,它就变成另外的河流了,所以我门一次踏进去的不是同一条河流了。

  人们问他:“照你这么说,那么比如这座房子,是不是马上就变成不是房子而是另外的什么东西,而且这种刚变成的东西马上又会变成别的东西,世界上的东西就是这样变来变去,一刻都不停息呢?”

  克拉底鲁说,“是的。”

  一位希腊的喜剧家,知道克拉底鲁的主张后,特意按照他的这个观点编了一个喜剧,第一次演出时恭请克拉底鲁观看。故事情节是这样的:

  甲向乙借钱,并对夭发誓,一个月后一定还钱。但一个月后,甲却不肯还,狡辩说:“这笔钱我交了学费,拜一位老师学哲学。我的老师说,一切都是变化的,人连一次都不能踏进同一条河流,因为河流眨眼间就变了。而从向你借钱到现在已过了一个月,现在的我早就不是向你借钱和对天发誓的那个我了。所以,现在的我是不会还钱给你的。”

  乙大怒,把甲打得鼻青眼肿、甲就向法官告状。

  乙对法官说:“我知道打人是犯法的,但按照他的老师那里学来的道理,一切事物都在变化。一事物会马上变成别的事物,在哲学家的眼中、我这个人也是一个事物,也是瞬息万变的,现在的我并没有打人,而打人时的我又不是现在的我。所以,根据他不还钱给我的同样道理,法律应当去惩罚先前打人的那个我,让那个我去给他付医药费。现在的这个我是不负任何责任的。”

  这时,观众无不捧腹大笑,有人指着克拉底鲁大声说:“大家看,那个赖帐的人交学费拜的老师,就是这位克拉底鲁先生!”

  克拉底鲁被弄得惊慌失措,喜剧在笑声中结束了。

  有哲理的希腊小故事

  西齐弗因为在天庭犯了法,被大神惩罚,降到人世间来受苦。对他的惩罚是:要推一块石头上山。每天,西齐弗都费了很大的劲把那块石头推到山顶,然后回家休息,可是,在他休息时,石头又会自动地滚下来,于是,西齐弗又要把那块石头往山上推。这样,西齐弗所面临的是:永无止境的失败。大神要惩罚西齐弗的,也就是要折磨他的心灵,使他在“永无止境的失败”命运中,受苦受难。

  可是,西齐弗肯认命。每次,在他推石头上山时,大神都打击他,告诉他不可能成功。西齐弗不肯在成功和失败的圈套中被困住,一心想着:推石头上山是我的责任;只要我把石头推上山顶,我的责任就尽到了;至于石头是否会滚下来,那不是我的事。

  再进一步,当西齐弗努力地推石头上山时,他心中显得非常的平静,因为他安慰着自己:明天还有石头可推,明天还不会失业,明天还有希望。

  大神因为无法再惩罚西齐弗,就放他回了天庭。

  西齐弗的命运可以解释我们一生中所遭遇的许多事情,西齐弗的努力也可以是我们努力工作的写照,但是,西齐弗能把命运转换成使命的方式,是否亦是我们的生活模式?

  个人意识到自己的存在,认同自己的存在,已是一件不简单的事;个人能透视自己的命运,掌握自己的命运,更是件不容易的事。但是,更困难的,则是把命运转换成使命,因为,使命的含义要超过神话中的内涵,它不但要替自己的存在谋求出路,它还要在感受到失败痛苦中,去替人类、替世界创造快乐与幸福。《古希腊神话西齐弗的故事》,其实,古希腊神话中的神与普通人一样是具有人性缺点的,他们嫉妒(比如赫拉)、好色(宙斯)、有爱的意识、自私、对故土的人们偏私等等。也就是说,他们只是住在奥林匹斯山上的能力卓群的“人”,有人的七情六欲等等。

  哲学家伊壁鸠鲁论无神

  古希腊有一位著名的无神论哲学家,叫伊壁鸠鲁。一天,他对凡个相信神的人雄辩地证明神的不存在。

  他说:“听你们说,世界上有神的存在对吗?”

  那几个信神的人鸡啄米地连连点头说:“是的是的。”

  伊壁鸠鲁说:“那么,神只能有这么三种可能性:神或是愿意但没有能力除掉世间的丑恶;或是有能力而不愿意除掉世问的丑恶;或是既有能力而且又愿意除掉世间的丑恶。”

  神,到底存在不存在。哲学家先不结论,而提出了关于神的解释的三种可能性,使对方首先承认其中的某一论题,进而一一推论。

  伊壁鸠鲁又说:“如果神愿意而没有能力除掉世间的丑恶,那末,它就不算是万能的。而这种无能力,是和神的本性相矛盾的。如果神有能力而不愿意除掉世问的丑恶,那么,这就证明了它的恶意,而这种恶意同样是和神的本性相矛盾的。如果神愿意而且有能力除掉世间的丑恶(这是唯一能够适合于神的本性的一种假定),那末,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世问还有丑恶呢?”

  至此、“神,根本不存在。”这一结论使那几个人有神论者纵然有万张嘴也难以否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