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而逝的玥优秀作文

时间:2018-12-04 优秀作文 我要投稿

  一:花痴白痴

  根据毛钧、罗翼、姚希康诸人的观察,同寝室的杨成有一个特点,一是花痴,二是白痴。 “花痴这点是可以确定的。” 毛钧说的时候,语气似乎非常确定。

  杨成每天一放学,就早早带上饭盆去食堂,占领一个靠门临窗的好位置,然后一边美滋滋地吃小学生作文,一边乐呵呵地看着女生们在食堂门口出出入入,每一个女孩子在他大脑里都有评分的。

  就这样,杨成一顿饭一个人可以吃上几个小时的。

  “而白痴这一点上,我还存在疑惑呢。因为我以前问过他一个问题。”

  毛钧说的时候,语气似乎非常无奈。

  毛钧以前问过杨成:“你整天看女孩子,不烦啊?”

  杨成同样坐在食堂门口的餐桌上,拿筷子挑了片肉,愣了一下:“不会把?看女孩子你都能看烦?”

  “不过,你老看的话,总有点……”

  “想看就看了嘛……难道,你不喜欢好看的女孩子吗?”

  “呃?喜欢……”

  毛钧只能够承认,他好歹也是个未婚的大男人。

  “既然喜欢,你为什么不看?”

  毛钧哑口无言。

  不过,有的时候,我很难理解毛钧的奇特思维——看女孩子和白痴有什么关系啊?

  二:一见钟情

  一个周末的夏日清晨,疏懒的杨成刚刚从床上爬起来,打量着不远处的电线杆上那只没事干的时候总喜欢在清晨一长一短地练嗓子的眸中鸟类。

  有的时候恼火起来,杨成就想像小时候那样用裤衩做个弹弓把它像它的前辈那样射下来。不过现在心情好,杨成就不想射它了,反而觉得它叫起来颇为不错,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像一曲似断还续的西洋曲。

  和杨成一起起床的还有毛钧,毛钧注意到宿舍楼下传来女孩子特有的那种轻柔的脚步声。

  本来,如果毛钧没有注意到那种“女孩子特有的那种轻柔的脚步声”的话,他的世界还是像以前那样,可以肆意放荡的。但是,似乎是命中注定的,毛钧注意到了那种“女孩子特有的轻柔的脚步声”,也注定了毛钧即将开始一场足以点缀他人生的豪华恋爱,这场恋爱所带来的,是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包括风水师欧正韵在内。

  齐肩的黑色长发如水般直到末梢才微微地卷起,随着她轻盈的步伐,发梢在活泼地跳动。远远看去,不甚出色的紫云第二民族中学女式校服,方佛也为她量身定做那般,举止投足间,那女孩都散发着一种青春靓丽的气息。

  裙角起落,发梢在跳,那头流水一样的长发在清晨的薄雾中飘啊飘……

  毛钧在心里对自己说。

  “谁?谁家的孩子啊这是?我竟然连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都不认识!失败啊!”

  鉴于杨成平日里温顺柔和的行事作风以及在女孩子面前腼腆到说不出话的样子,使杨成在女孩子们的风评中,似乎还不错呢。再加上平日里总是端着饭盆在食堂最靠近大门那里,有时候多次见到的女孩子也会跟他打招呼,总而言之呢,这家伙的异性缘蛮不错的。

  即使是水,结成了冰,也能够成为杀人的利器。哪个人的背后,不是另有一幅面孔?杨成虽然在女孩子面前腼腆到说不出话,但是,他这家伙在同寝室的人员之中,绝对是一只精通某道的某种夜行哺乳动物,嗯,会对着满月会长啸的那一种。

  对于男生的评价,杨成不屑一顾——【既然生为男儿,那么就得学习那些真正使男孩晋级为男人的东西,难道干那档子事还要女孩子主动?】

  “我想,奥林匹斯那个一天到晚拿着小金箭乱七八糟地胡射一通、然后在天空飘啊飘,拍拍屁股走人的小毛孩子射中我了呢。”

  毛钧颇为无奈地说。

  “你相信,一见钟情?”

  杨成瞪大了那双原本并不大,显得很无辜的眼睛。

  “至少现在。”

  毛钧淡淡地说。

  “帮我打探她的消息,如何?我请你吃早餐好啦。”

  毛钧依旧淡淡地说。

  “嗯……好吧……我承认,我受不了美色和美食的诱惑……不过,绝对要三餐,而且每餐都要管我吃饱!”

  三:打探消息

  刘静是全校的时事资料库,只要是帅哥靓女,从名字到血型到家庭到他的生辰八字到他十八代以内的祖宗原来是干什么的,刘静几乎都能够记住。

  “啥?一个穿着我们这种垃圾校服还能够传出青春靓丽的味道?齐肩若水的头发只不过到肩头才稍稍卷起?走路的时候,发梢、裙角、头发都会飘啊飘的美丽女孩子?”

  “嗯嗯嗯!你认识吗?”

  杨成只不过刚问出一句,我要找一个穿着校服的美丽女子,然后就被刘静反问了许多句,不过,似乎无伤大雅。

  “不认识。”

  刘静摊了摊手,说:“虽然我也很想认识她,但是她好神秘的!几乎没有人认识她,她方佛寻找回忆般地,不定期地来校园之中默默地散步,至于她,只是可遇,绝不可求的神仙姐姐呢。”

  杨成咽了咽口水。

  当杨成和刘静一起坐在食堂靠门临窗的餐桌上。

  杨成刚咬了一口鸡腿,然后就愣住了。

  “刘、刘静……你、你是说,那个家伙吗?”

  刘静顺着杨成的目光看去,毛钧正和神仙姐姐有说有笑,似乎相识已久的样子。

  “什么感觉?”

  刘静问身边的杨成。

  “那家伙,我一定要去问个清楚!”

  杨成作势就想走,但是刘静拉住了他。

  “他们俩在那里郎情妾意什么的,冒昧地出去打扰,不好吧?”

  愤愤不平的杨成止住了冲出去暴扁毛钧的欲望而喋喋不休,刘静则是开始猜测毛钧与她的神仙姐姐的关系。

  四:笛萧之斗

  毛钧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运气好到了一见钟情的女孩子竟然是在网络上的女朋友,刚刚得知这个事实的毛钧差点狂笑到眼泪都流了出来。

  她的名字,毛钧没有问,毛钧就用网络上称呼她的“玥”来称呼她。

  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毛钧也没有问,因为毛钧觉得,玥想要他知道的话,会告诉他的。

  毛钧就这样陪伴在玥的左右,淡淡地笑着陪玥走过宿舍外的擎天垂柳,淡淡地笑着陪玥走过教室后的浓荫树林,淡淡地笑着陪玥绕着篮球场的铁栏杆慢慢地散步。

  玥很健谈,毛钧有的时候就以为身边的这个家伙不是玥,而是宿舍外老是在电线杆上练嗓子的那只鸟。

  路过女生宿舍旁的那可擎天巨柳时,刚巧有一阵凉爽的风轻轻吹过,一些柳树的枝桠竟就此轻抚在玥的脸上,凉凉的。

  然后玥会说:“毛钧!你们学校这棵柳树这么大,都要有宿舍楼高拉,想来生长了许多年了,你知道多少年吗?”

  然后毛钧会淡淡地笑着答:“不知道。”

  绕着篮球场新建的铁栏杆走的时候,玥问毛钧:“你会打篮球吗?”

  毛钧淡淡地笑着回答:“不会。”

  在穿过教室楼后的浓荫树林时,并非没有闻风而来的嘻哈公子,而是因为玥的身体产生令人无法直视的强光使除了毛钧之外的所有人只是在远远地往这边看着,他们的目光并没有给两人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

  毛钧觉得,玥在穿过浓荫树林时,星星点点的阳光就从树叶的缝隙中透露下来,当阳光洒落在玥的身上时,玥柔嫩的肌肤就会产生镜面反射般的漫反射,整个树林间的浓荫都会被玥这面没有死角的反射镜所驱散。

  毛钧会想要一下子打晕玥,然后将玥扛到同桌生物课代表家,将玥截肢分析,是不是玥已经先一步进化了,或者用一些生物研究仪器,将玥的身体细胞里去掉蛋白质什么的。

  毛钧就这样淡淡地抿着嘴笑着。

  玥问毛钧:“观此良辰美景,你是否想要吟唱前人诗句而抒发个人情感?”

  毛钧淡淡地笑着回答:“不会。”

  “是你不会还是你不想?”

  “是我不会。”

  然后玥拍了拍毛钧高了自己七八厘米的肩膀说:“既不会吟诗作对,也不会体育运动。除了一些电脑软件的运用借以窃取别人的劳动成果之外,你还会别的吗?”

  对于玥露骨鄙夷的话语,毛钧也只是笑容僵了一下,然后仍旧淡淡地笑着回答:“鄙人除了用一些他人编写的电脑软件借以窃取别人的劳动成果之外,确实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说出来,也仅仅是让玥你耻笑而已。”

  玥一时之间为之语塞。

  然后,玥想要打破这种僵局,说:“既然如此,就由我来为你吹奏一曲吧。”

  玥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横笛。

  一缕笛声委婉悠扬,从幽冥黄泉扶摇直上,跳动的音符不染半丝凡世俗尘,萧瑟地宛如吹叶秋风,此时正直六月,毛钧也觉得天上的太阳已经不是那么炎热了。

  慢慢地,笛声渐响,宛如刺骨北风,飘渺回旋,而且越吹越高,就在毛钧觉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的时候,一股箫音在空旷的校园内响起,似有若无,把萧瑟之气转为充满生机光辉般灿烂的天地,明丽的音符一时独立于天地之外,一时却与笛声相抗,却似与笛声相协,在校内形成了一阵美妙又古怪的旋律。

  毛钧定睛望向箫音来处,却是欧正韵持萧微笑,正往这边看来。

  “正韵。好久不见。”

  “玥。”

  五:表白时刻

  毛钧和玥站在学校最高的地方,天台上,只有他们两人,玥看着天上繁琐无边的亿万星辰,而毛钧则是看着玥,两者均若有所思。

  此时,已经是子夜了,天上的那一轮满月将大地铺上一层淡淡的银白色,在毛钧看来,玥的身上已经泛起了淡淡的银光。

  “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跟我看着同样的星宇。”

  对于毛钧突然一句不明意义的话语,玥转头看向身边的男孩子,疑惑地问道:“她?谁啊?”

  “一个我非常喜欢的女孩子。”

  瞪大的双眼写满了无限的好奇心:“她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嗯……我不清楚,因为她不过是站在我心河之上的女神,匆匆一瞥,就一见钟情,能够时刻看到她的微笑……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突然,毛钧眺望远方的双眼与玥四目相对,这样的举动让后者蹦然心动。

  “玥,你知不知道一些跟女孩子告白的方法?”毛钧努力地抓着自己并不长的头发:“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开口,搞不好只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呢。”

  “这样啊!”玥嘟起嘴,轻轻地咬着右手的中指指甲:“教你一个驯服女人的方法。从背后抓住她的心口轻揉,在她耳边柔声呓语。让她靠在你的怀中,回想起你的好。十次有九次会成功。对付男人偶尔有效。但千万不要拿这招对付不相干的女人呀,十次有九次会在脸上留下一个巴掌印。”

  “太麻烦了。”毛钧说:“我倒是觉得,女孩子受不了爽朗的笑容与深情的眼神。”

  毛钧认真地摆出深情眼神与爽朗笑容的攻势,但是玥毫不留情地一记手刀直劈毛钧门面:“你摆出这种邪淫的笑容和一幅要把人家吃下肚的模样,女孩子不会被你吓跑才是怪事。”

  不理会玥的点评,毛钧维持原本的表情,含情脉脉地说:“我喜欢你。”

  “别闹啦……哈哈……你这种表情,真的真的太可爱啦!”

  “我喜欢你!”

  看着毛钧摆出同样认真的表情,将刚刚演习过的招数重复了一次。

  玥拍着他的肩,大笑说道:“别闹了,试过一次就好,你想逗我笑到抽筋啊?”

  “我是真的喜欢你!”毛钧两手抓住了玥的脸颊,一个深情的热吻靠了上去。

  玥低垂着头,露出羞红的腼腆表情,然后在毛钧回过神来之前,玥转身而离去。

  “等等!”毛钧的叫唤声让玥停住了脚步:“给我的回答呢?”

  玥回过头的表情是毛钧未曾见过的,包含着无奈、不知所措、似水柔情……等等的滋味在里面,皱着眉头的模样,让毛钧忽然之间,心头揪了起来。

  玥又回过了头冷冷淡淡的说出了一句话:“别来找我。”

  目送着玥消失在苍茫黑夜之中,毛钧独自靠在天台的水泥地上暗自伤神。

  脚步声由远而近,毛钧努力地眯起眼睛去看那个黑影。

  毛钧惊讶地问道:“杨成,你什么时候躲在那里的?”

  “大概是你开始说道‘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跟我看着同样的星宇。’的时候吧。”

  “啊?那不是一开始吗?”

  “对啊,我想,你不会就此罢手吧?”

  “会或者不会,那又如何?”

  “嗯……我今晚给你送封情书到女生宿舍好啦,我已经知道那丫头暂时在哪间寝室借住了,反正现在校门已经关了呢,不怕那丫头飞了。”

  “有道理!走!”

  杨成能否不负毛钧所托,成功将情书送到毛钧手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