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致青春》的观后感范文

时间:2018-12-14 观后感 我要投稿

  <致我们终将失去的青春> 每个人都有属於自己的林静以及陈孝正。 每一个林静都曾经是陈孝正,只有在遇见自己的郑微才会变成林静。 或许,郑微的林静至於施洁,亦不过是陈孝正。 他不是陈孝正,却似陈孝正。 那么温和淡泊的一个人,不是真的无欲无求的。 他只是将所有的锋芒与欲望都深深的演唱在温和的眸子里。 所以,当施洁吵著要以自杀来唤求他望向她的那一眼时。 他淡漠的说:命是自己的,请自珍重。 而这个如此冷漠的人,在对著另外一个女人时,依旧温和,依旧细心体贴。 正如施洁自己说的,他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当她把他当做最后一个男人来爱,所以,当他离开时,她不是没有恨过的。 所以,她才会在最后依然找到了在北海度假的郑微和林静,身边带著何奕。 她只是想最后一搏。 然而,正中她所料,他不会关心她的身边有谁,他只担心,她的出现时候会影响到他与郑微的相处。 她说她与郑微分别处於这条食物链的最顶端和最末端,所以,郑微太有资格去嘲笑她,以及笃定的说她选择相信林静。 她没有选择,那个她爱的男人不爱她,那还是她此生最大的悲哀。 她不在哭,不再闹,只是安静的如同像自己的闺中密友诉说心事般平静的告诉郑微:她没有输给她,只是输在那个男子不爱她。 而郑微告诉她:愿赌服输。 她拍了拍身上的沙子,离开,也离开了那个她爱的男子。

  <致我们终将失去的青春>—— 无论她曾经是那么努力的去维护那份爱情,可它终究还是从指缝中溜走了。 那个她爱的男孩,在面对长大之时,没能长大。 所以,阮阮也只能忍住所有的痛,告诉郑微: 我已经长大了,而他没有。 对於赵世永来说,阮阮嫁人,无非是六年的感情输给一个只见过六次面的人。 而对於阮阮来说,那是她寻找幸福的最终归属。 幸福是什麽,没有人可以下定义。 对於每一个人来说,自己觉得幸福那也就是幸福了。 阮阮最后一次踏上那趟"阮阮的火车"时,或许就是对幸福渴望的最高点。 即使,她永远也无法到达火车的终点站。 就像郑微所想,阮阮一定会微微笑的看著郑微: 这不能怪他,这是我想要的幸福。 想起阮阮曾经在医院的病床上,对郑微所问的"不怪"摇头时,郑微所说" 是因为不怪,还是因为绝望。 亦想起阮阮第一次拿掉孩子的决然,她告诉郑微: 不要回头。 她嫁给吴江,或许是累了,不想再继续被爱情折磨了。 愿赌服输:是她自己愿意爱上这样一个长不大的男孩,怨不得谁,只能自吞苦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