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姿态的作文三篇

时间:2018-01-17 动作 我要投稿

  姿态不同,给人感受不同。姿态是人的心灵的外化,它能折射出人性的美丑。下面是小编为您收集整理的描写姿态的作文,欢迎阅读!

  描写姿态的作文篇一

  每一次生活的定格,都能看到一种姿态。然而有一种姿态却不需要照片的记忆,而时时留在我们心里。生命是珍贵的,生命是孱弱的,生命是无奈的,当我们无法挽留已逝的生命时,保持那样一种姿态或许能让灵魂永恒。

  那种姿态叫坚强。

  中南海丰泽园,毛岸英在朝鲜战场上牺牲的消息传来,毛泽东陷入良久的沉思,不停地抽着烟,然后挥笔写下“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那一刻,我看到了一种姿态,是共和国领袖对一位战士的肯定,是年迈的父亲对儿子的骄傲,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表现出的坚强。如果说伟人的胸襟是我们无法企及的,那么当我们看到天塌地陷后的那个少年,面对灾难的考验,他依然手捧课本,苦苦地支撑着生命,等待救援,我们是否感受到了坚强?那种在大灾面前表现出的对他人的信任和追求生命的希望让他的姿态无比坚强。生命中需要这种坚强,既是对他人的感召,也是对自己的鼓励。

  那种姿态叫担当。

  淡薄历史的风云,抚平岁月的印痕,在黄尘古道上,我看见了出塞的昭君。她在时间的深邃之处,孤独的跋涉着。那绕在指间的琵琶,郁结着千秋的弦外之音,弹落了千里风霜,让民族血腥的风波在她的神韵里消亡。在她身上我看到了“绝艳惊人出汉宫,红颜命薄古今同”的悲苦,我看到了“莫道娥眉无志气,不将颜色媚君王”的坦荡,我更看到了“昭君自有千秋在,胡汉和亲见识高”的担当。命运对她不公,但她用女人最珍贵的青春年华,换来了民族和睦的千秋之好,这种姿态是否令我们动容?如果说昭君用美丽化解了残酷,那么谭先生则是用力量撑起了人格。他的肩膀有多宽?竟能让四个孩子依偎在自己的胸膛。他的脊梁有多硬?竟为四个学生撑起了致命的瓦石铁钢。孩子生还了,他逝去了,然而他死不瞑目,因为他没有保护更多的学生,他宁愿用自己身体换来那些年轻的生命。谭千秋老师松开了紧握粉笔的手,弃下了妻儿高堂,有行动交给了每一个生者做人的准则,成就了心灵工程师的担当。生命中需要这种担当,虽然牺牲了自己,但为的是让更多的生命绽放光彩。

  生命对于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但是当你面对命运的不公,能表现出无比坚强的姿态,面对人民的需要,国家的需要,能勇敢地表现出担当的姿态,你的生命就将以这个姿态永恒!

  生活中,每个人都可能会遭遇意想不到的打击,为困苦悲戚的是弱者,直面挫折的才是强人,如果在灾难面前心中有他人,那你就是英雄!朋友,你能让生命中的每一个定格都成为永恒么?

  描写姿态的作文篇二

  已经是不再相信童话抑或神话存在的年龄了。那些单纯的信仰被现实中的压力研磨成碎屑,被时间的洪流轻松地冲走。

  哗啦啦啦啦……

  可是,在静谧的深夜里,挑上一篇文章来读,却成了很久以来养成的习惯。那样的故事总能让我很快地安静下来,然后在浅色的灯光下安静地睡去。这种睡去表现得那样安定,甚至有时会像婴儿一样满足地翻个身蜷成一团,怀里便空了,书也就懒懒地躺在了一旁。那种睡去美好得令人心痛。

  因为这种习惯,我便习惯于在瑰丽虚幻的世界中独自行走,或是独自飞翔。我那样迷恋于那里的人或事,现实给予我的倒愈发像个侧影了。

  人总是喜欢在其他地方找到自己在此地得不到的东西。而我的彼地完美无瑕,即使是惨烈的杀戮在我的眼里也是带着深红色绝烈的完美。

  经历太多的完美,脑里便似乎存不下了,只得付之于笔端。我极尽全力描绘心中所成的影像,可是,似乎做不到。那些只有开头的文章像玩厌了的玩偶一样被遗忘。不是遗忘心心念念,而是遗忘我稚气笔尖所无法描画的心心念念。很久之后不经意的再次相遇,便会读下去,有时有写下去的冲动,可终还是失去了,有些东西注定残破就让它一直下去。

  正如佛曰:随缘。

  相信随缘,于是我成了一个极被动的人,我安于我的世界。有人敲门,我便放下城门;有人离去,我便鸣炮欢送;有人留下,我便找一个房间让他住;有人不见,我便扫去他所有痕迹。像个拥有森林深处古堡的伯爵,不去挽留也不去寻找。因为有心里的世界便觉得自己足够富足。

  但这种富足总显得极单薄。

  有时干涸的思想让我长时间的发呆,然后翻箱倒柜地寻找一篇神话,给自己灵感。我不习惯求助于人,我害怕他人的思想夺走了我自己的思想,没有自我会让我陌生。可是,我终究还是错了。

  就像我的文字,时常决烈而忧伤。可是,我很快乐,出乎想象的快乐。我甚至像被神夺走了忧伤的权利。虽然,这并不代表我没有忧伤。我时常不知原因的开心,把自己逗乐是门学问,我学得不错。

  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小时候的信仰不见了,而是有些东西,深入骨髓连自己也感觉不到。 --------

  描写姿态的作文篇三

  有时候,孤独的人会变得很无助。这种感觉浸入心房之后便会不自觉地寒冷,便会卷曲,回到人最初的状态。

  缺乏安全感,是从小养成的毛病。就像回家路上没有人陪伴的童年早已不自觉地刻印在了皮肤上,溶成了血液里的成分。奶奶说,小时候手只要抓不到别人的耳垂我便会醒,开始哭。那种睡梦中的哭泣至今都刻骨铭心。后来当明白自己必须单独一人面对黑暗之后,便学会握着自己的耳垂,一夜无梦。即使喜欢炫目的耳饰,也坚持决不在耳垂上烙下任何伤痕,也许直到我不再需要这种安慰了为止。

  听起来,这种孩子气很懦弱。但,我一直以为自己足够坚强,坚强到不需要眼泪来提醒别人我是女生。有人说女生是应该被捧在手心里呵护的。但,我宁愿从手心中走出来,好好呵护我爱的人:父母,爷爷奶奶,姑姑们,姑父们,表哥们,表姐们,表妹们。一提到他们我便开始很快乐地回忆。我的回忆是被精心挑选的,删去了苦痛、伤心,留下单纯快乐的自己和可以分享的笑脸。

  有人说一旦开始喜欢回忆,那人便老去了。那我宁可老去,像个守财奴一样细数自己的珍宝,一遍又一遍。

  回忆被抽去之后便会疲倦,像喧哗过后的安静,能让人溃败。于是我总是可以停留在只有未来的地方,那样,便没有空去回忆。宁可去编造未来,让它与回忆串联也不让自己有空体会孤独。

  我总是坐很久的车,看一个人的电影。可以看见不同的面庞在我面前有不同的表情,然后去编造他们的过去,他们的故事,以至到后来流出于笔端。

  我一直相信自己笔下的人物切实地存在,不是我在安排他们的生离死别,而是他们为我演他们的故事。他们的故事让我觉得这个世界的美好,让我痛恨黑暗热爱光明。他们的故事可以让我无限地伸展我的触角。于是觉得自己的文字太过于苍白,不可以写尽他们的每一个侧面,每一个表情。开始觉得自己很是贪心。

  这是关于我想的姿态,蜷成一团坐在微凉的风里,被柔软的枕头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