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份触动作文

时间:2018-09-22 动作 我要投稿

  昨天帮爸妈买黄桃,太阳很热,风也不甘示弱示着自己的威风。旅游的车很多,但都好像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正思考着今天能买出多少的时候,一个穿蓝色衣服的老人就这样进入了我的视线。她走路有点瘸,但不知道是不是裤子太宽大的原因,挑着一根扁担在朝我这边走来。她东望西望,最后的视线停留在了我最右边的那十几个烂桃子,她问我“这个多少钱一斤。”眼神明显有些期待的成分。我很是诧异,因为这种烂桃子现在已经不会有人要了,妈妈却说有些人就会要这种因为更好吃。“三块”我把妈妈告诉我的这些如果有人要的话的价格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她。气氛有些尴尬,她的眼角闪过一丝落寂“两块可以吗?”我毫无犹豫的点了点头,这是今天的第一单啊,虽然是很便宜的价格。

  她挑了很久,我开始有点不耐烦了,因为摆在那的不多,总是这样重复看着会感觉很烦。她最后选好了五六个,我用电子称称了一下才4元。她却不相信有两斤,拿出自己的那种老称来称这才相信。“我怎么会骗你啊?”我无奈的说着,她只是笑了笑,洗了一个说很好吃。“你家还有这种吗。”“没了,为什么不买好的呢?”我的好奇心促使我问她这个问题,她只说没钱啊,那种淳朴的客家语言很好听。我又问“那你的孩子呢,不会给你钱吗?”我有些想听她的故事,但她始终不讲了,仿佛孩子是她的一个伤疤一样。那尴尬的神情,欲言又止的模样我这才发觉,我的问题问错了,同时也开始万般尊重起这位面容有些沧桑的老人。

  我那时,包括这时将写下都不知道有没有资格,但我还是要写。毕竟我才是那个可笑之人。 我没接着问,她又再买了两个,1.9元,我跟她说一元就好了。我很想说这些不用钱了,我送给你,但一直没开口,很矛盾......她付了钱,把钱袋小心翼翼的放进裤袋,又轻提了一下裤子。挑起她的扁担往另一个方向走去。“谢谢你啊,女孩!”她对我留下了那个最珍贵的笑容,她那蓝色的渐行渐远的背影,不禁鼻头一酸,落下泪来。

  触动,由心的最深处开始...... 愿所有人都可以以诚相待,互相尊重理解,让善良的花朵儿在我们沙漠般的心中绽放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