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特和两个哥哥》

发布时间:2015-10-06 编辑:tyl 手机版

  从前,有个商人叫哈迈。他有三个儿子,老大叫萨勒,老二叫莫约,最小的叫朱特。哈迈辛辛苦苦把三个儿子拉扯大,但他对小儿子朱特过分疼爱,结果朱特遭到两个哥哥的嫉妒。

  哈迈老了,看到两个哥哥歧视小儿子,深怕自己死后,小儿子会受欺负,为此,他邀请族人、法官和一些德高望众的人,拿出自己的钱、物,摆在他们面前,说道:

  “请各位按照法律规定,将这些财物分为四份吧。”

  大家遵照他的嘱咐,把财物分出来。

  哈迈把其中的三份分给三个儿子,自己留下一份,以资养老。然后,他说道:“我把我的全部财产都分给他们了,从此我不欠他们什么,他们弟兄之间也不存在什么厚此薄彼了。我活着时把财产分给他们,是为了免得我死后,他们为遗产而吵闹。我自己的这份养老金,将用来维持我老伴的生活。”

  不久,哈迈死了。

  由于对财产的分配不满,老大、老二一同去找朱特的麻烦,要他再交出一些财物。他们对他说:“父亲的财产全都给了你。”

  于是兄弟之间争吵不休,以至告上了法庭。当日分家在场的人都到庭作证,法官根据事实,制止了朱特两个哥哥的勒索。官司打下来,朱特和他的两个哥哥都花了钱,谁也没占到便宜。

  过了不久,朱特的两个哥哥又去告发他。为了打官司,双方又花了不少冤枉钱。

  官司没赢,朱特的两个哥哥始终不甘心,老想夺走他的财产。他们开始走歪门路,出钱贿赂贪官污吏。朱特也疲于应付,老是陪着花冤枉钱。弟兄三人的钱财一天天地落到贪官污吏手中,终于都变成了穷光蛋。

  老大和老二穷得没有办法,这才去找老母亲,用尽各种手段欺负她、打她,最后撵她走,他们霸占了母亲的财产。母亲哭哭啼啼找到朱特,说:“你的两个哥哥打我,赶走我,还抢了我的财产。”边说边咒骂起来。

  朱特安慰她道:“妈妈,别咒骂了。他们这样忤逆不孝,会受到安拉惩罚的。妈妈,现在我一贫如洗,两个哥哥也穷得要命。弟兄不各睦,打了几场官司,半点好处没有得到,反而把父亲留下的财产都花光了,叫别人讥笑我们。现在,总不能为了他们不孝,我又去跟他们争吵,又去打官司吧?算了。您暂且在我这儿住下,我俭省些供养您。只希望您能替我祈祷。安拉会赏赐给我们衣食的。至于两个哥哥,安拉会惩罚他们的。”

  朱特一个劲儿劝慰母亲,直到她心平气和,答应住下后,才带着鱼网出去打鱼。

  朱特靠打鱼为生,常去湖里、海里打鱼,有时打得十条鱼,有时二十条,最多时能打三十条。他靠卖鱼得的钱,养活自己和母亲,生活渐渐好起来,吃穿不愁了。相反的,他的两个哥哥好吃懒做,无所事事,终日跟一班流氓地痞结伴,逍遥浪荡。不久,又花光了从母亲处抢得的财物,很快就变成乞丐了。

  他们只好偷偷找母亲,向她诉苦要点食物。母亲非常善良,想照顾他们,常拿些面饼给他们充饥,嘱咐道:“你们吃了快走。你弟弟的生活也不富裕,叫他看见,他会责怪我的。”

  有一天,她正拿东西给老大和老二吃,不巧朱特正好回到家中。母亲觉得害臊,深怕他生气,可是朱特却笑道:“两位哥哥,你们好啊!欢迎你们来看我们!”他拥抱着哥哥们,露出诚恳、善良的微笑,又说:

  “很希望你们常来看望母亲和我,不然,我们会感到寂寞的。”

  “向安拉起誓,我们一直想你,可是不好意思来见你。我们为过去的事害臊,现在我们非常后悔,一切都是魔鬼从中作祟,但愿安拉保佑。我们弟兄分开了,的确没有幸福可言。”

  母亲眼看儿子们和好,非常高兴,对朱特说:“儿啊,承蒙安拉恩赐,你的收入日渐增加,我们是富裕之家了。”

  “是的,”朱特说,“安拉是仁慈的,我们生活安康了。我欢迎两位哥哥在这儿住下,我们在一起生活吧。”

  朱特和面包商人

  朱特和他的两个哥哥亲亲热热地一起住了一夜。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他像往常一样,带着鱼网出门打鱼。他的两个哥哥则随意逛荡。中午母亲端出饮食给两个哥哥吃喝。傍晚,朱特买回肉和蔬菜,煮好后,母子们一块儿就餐。日复一日,朱特天天打鱼赚钱,供养家人。他的两个哥哥享受他的劳动成果,终日逍遥。

  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了。

  这天,朱特照例带着鱼网到海边打鱼。第一网是空的,第二网也是空的,一条鱼也没有打到。他念叨:“这儿没有鱼!”然后换了个地方,但仍然没打到鱼。他接连换了好些地方,从早到晚忙了一整天,没有一点收获。

  他叹道:“好奇怪!海中难道没有鱼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呀?”

  他发愁地背着鱼网悻悻而归,想着没有东西带回家去,母亲和哥哥们怎么办呢?他拖着沉重的脚步,经过面包铺门前,看见不少人手中正拿着钱争买面包,面包铺生意兴隆,他颓丧地站在一边。卖面包的对他说:“喂,朱特!买块面包吧!”他不吭声。

  卖面包的又对他说:“如果手头没钱,你先拿去吃,以后给钱好了。”

  “好吧,请赊五毛钱的面包给我吧。”

  “你再拿五毛钱去花吧,算是订鱼的钱,明天你带二十条鱼来吧。”

  “好极了,嗯!明天一定给你带来。”

  朱特拿了面包和钱,买了吃的东西,心想:“明天安拉会保佑我的!”他匆匆赶回家中。他母亲作饭,大家吃了,便去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他带着鱼网,准备出门时,他母亲说:“别忙,吃过早饭再去吧。”

  “您和哥哥们吃吧。”他说完走出门,来到海滨,撒网打鱼。这一天,又是接二连三的空网,毫无收获。后来他仍是边换地方,边打鱼,忙到太阳落山,仍然两手空空,一无所获。无奈,他只好又背上空鱼网,踏上归途。他唯一可以借贷的地方是面包铺。他迟疑地来到铺子上,卖面包的看见他的窘况,忙把面包和钱给他,对他说:

  “没关系,朱特,明天还我钱好了。”

  朱特本想道歉,卖面包的却只顾一个劲儿说:“去吧,没关系!用不着客气。你肯定没有收获,我见你两手空空,便什么都明白了。要是明天还打不着鱼,你也只管来拿面包去吃。别不好意思,什么时候有了再还我。”

  第三天,朱特改去一个小湖打鱼。忙忙碌碌,从日出到日落,网中还是空空如也,只好又硬着头皮借钱,赊面包过日子。

  朱特和第一个摩洛哥人

  朱特连着七天没打着一条鱼,处境艰难,生活窘迫。第八天,他对自己说:“今天上哥伦湖去碰碰运气吧!”于是满怀希望来到哥伦湖畔。正要下网,突然一个摩洛哥人出现在他面前,朱特仔细端详,见那人骑着一匹骡子,衣着考究,骡背上搭着绣花鞍袋。

  那人从骡子上下来,亲切地问候:“你好,朱特。”

  “先生,你好。”朱特回答他。

  “朱特,有一件事我要请你帮忙。你要是听我的,对你只会有好处,而且你会成为我的朋友呢。”

  “先生,你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一定听你的,你怎么说我怎么做。”

  “那好!你念念《古兰经》第一章吧。”

  朱特于是念了《古兰经》第一章。摩洛哥人取出一条丝带,对他说:

  “你用这根带子紧紧地绑住我的双臂,把我推到湖里,然后你等着看。假如我的手伸出水面,你就快撒网打捞我;要是看见我的脚伸出水面,那就说明我死了。你不用害怕,也不用管我,你要做的就是把骡子牵到集市上去,交给一个叫密尔的犹太商人,他会赏你一百个金币,你拿着花吧。只是希望你一定替我保守秘密。”

  朱特听了他的话,答应照办。

  摩洛哥人对他说:“绑紧点!”之后,又说:“快把我推下湖去吧。”朱特用力一推,他掉到了湖里,一会儿,只见水面上露出两只脚,朱特明白这位先生淹死了,便照他的话,牵了骡子,来到集市上,远远地看见一个犹太人坐着。那人一见骡子,叹道:“人死了!”接着又说:“是贪心毁了他呀!”于是从朱特手中收下骡子,给了他一百块金币,告诉他好好保密。

  朱特用这钱买了吃的,又到面包铺里还了买面包的钱,说道:“请你收下这金币。”

  卖面包的接过钱,对他说:“还该给你两天的面包呢。”

  朱特和第二个摩洛哥人

  朱特上市场,给屠户一枚金币买了肉,说道:“剩下的钱放在这儿,你记上帐就行了。”他又买了些菜,带回家去。这时,他的两个哥哥正缠着他母亲要吃的,母亲说:“我可什么也没有,你们等弟弟回来再说吧。”

  朱特进屋去,把吃的递给哥哥们,说:“你们吃吧。”

  两个哥哥慌忙抢过来,饿狼一般地大吃起来。

  朱特把剩下的钱交给母亲,说道:“妈妈,替我把钱收好。我要是不在家,哥哥们饿了的话,您让他们自己去买吃的好了。”

  这天晚上,朱特美美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一早,他又带着鱼网,来到了哥伦湖畔。他正准备张网打鱼,又见一个摩洛哥人骑着骡子,突然来到他面前,骡背上搭着鼓鼓的鞍袋。这人对他说:

  “你好,朱特。”

  “先生,你好。”朱特惊奇地回答。

  “朱特!昨天有没有一个骑着这种骡子的摩洛哥人上你这儿来过?”

  朱特心里怕极了,不敢承认,怕他追问昨天那人的死因,把自己当作是凶手,只好一口否认,对他说:“我可没有看见谁。”

  “唉!那个人是我的同胞兄弟,他竟死在我前面了。”

  “我什么也不知道。”

  “咦?难道不是你绑住他的手臂,把他推下湖的吗?当时他还对你说:‘如果我的手露出水面,你快撒网打捞我;要是我的脚露出水面,那证明我死了。你把骡子牵去交给犹太商人密尔,他会给你一百金币的。’后来他的双脚露出水面,你把骡子牵去交给那个犹太人,不是还得到了一百块金币吗?”

  “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还要问我呢?”

  “我请你把昨天做的那件事,同样做一次。这次是我要下水,好吗?”

  于是他取出一条丝带,交给朱特,说:“捆住我的双手,推我下水。假如我同我兄弟一样不幸的话,请你把骡子牵去交给犹太人,向他索要一百块金币。行了,动手吧。”

  朱特走近他,照他的吩咐做了。

  一会儿,朱特瞧见他的两只脚浮出水面,心想:“淹死了!安拉保佑,若是每天来个摩洛哥人这样做的话,那我可从每个死人头上得到一百金币!这足够了。”之后,朱特牵着骡子回到城里。

  犹太人看见他,叹口气说:“又死了一个!”

  “你多保重吧。”朱特安慰他。

  “这是贪得无厌的下场。”犹太人说着,给朱特一百金币,收下了骡子。

  朱特怀揣着金币,欢欢喜喜回到家中,把钱交给母亲。母亲感到惊奇,问道:“儿啊!你从哪儿弄来这些钱的?”

  朱特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母亲。他母亲听完说道:“儿啊,我怕你吃亏,从今天起,你别上哥伦湖去捕鱼了。”

  “妈,是他们自愿这么干的。况且做这种事,不费吹灰之力,每天可挣一百金币啊!既然有这样的美事,我为什么不去?安拉保佑,我还要继续到哥伦湖去,摩洛哥人越多越好。”

  朱特和第三个摩洛哥人

  第三天,朱特照常又到哥伦湖去。正要张网打鱼,又有一个摩洛哥人骑着骡子,来到他面前,骡背上的鞍袋里鼓鼓的,装的东西更多。

  摩洛哥人对他说:“朱特,你好啊!”

  朱特一惊,回答一声,心下想道:“为什么他们一个个都知道我呢?”

  “有一个摩洛哥人来过这儿吗?”

  “是的,有两个。”

  “他们上哪儿去了?”

  “让我把他们推到湖里淹死了。你是不是随他们之后来的另一个?”

  摩洛哥人微笑了一下,叹道:“可怜的人啊!难逃命运之困厄啊。”于是他跳下骡子,也取出一条丝带,交给朱特,说道:“朱特,把你做过的事儿替我再做一回吧。”

  “时间紧迫,我很忙,要做就快快伸手,让我绑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