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乌木马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5-10-15 编辑:tyl 手机版

  据说古代有个执掌大权的国王,膝下有一子三女。太子生得标致英俊,公主们如花似玉,又美丽又可爱。一天,这位国王正坐在王位上临朝,传报有三个哲人求见。他们一人拿着个金乌鸦,一人拿着一只铜喇叭,最后一人却双手捧着一匹乌木马。国王见了,奇怪地问道:

  “你们都拿了些什么呀?它们有什么用处呢?”

  第一位哲人向前回道:“回陛下!这是一只金乌鸦。无论白天黑夜,每过一个钟头,它会振翅长鸣一次,报告时间。”

  第二位哲人向前回道:“陛下!如果把这支铜喇叭放在城门上,它可以充当卫兵。一旦敌人兵临城下,它能发出警报,使敌人难以逃跑。”

  最后,乌木马的主人向前说:“陛下,这是匹乌木马,它能驮它的主人飞向远方。”

  国王听了哲人们的叙述,说道:”既然这样,让我试验一下,果然那样神奇的话,我会赏赐你们的。“国王先试验金乌鸦,它的作用果然如它主人所说的;接着试铜喇叭,它的作用也和主人所说的一样。国王非常满意,便对金乌鸦和铜喇叭的主人说:

  “你们希望得到什么赏赐呢?说吧!”

  “陛下能把公主许给我们为妻吗?”

  国王应允了他们的要求,把两个公主分别许给两个哲人。这时,乌木马的主人跪下,吻了地面,说道:

  “恳求陛下让我得到同样的赏赐吧。”

  “我们来试试你的马儿吧。”

  当时太子站在一旁,自告奋勇,对国王说:“父王,让我来骑这匹马儿,亲自试验一回,然后把它的用途报告父王吧。”

  “儿啊,你愿意的话,就去吧。”

  于是太子一跃骑上乌木马,摇动双脚,马儿却一动不动。他嚷道:“哲人!你夸口说马儿能驮着人飞,可是它怎么不动呀?”

  这时,哲人走了过去,指着马身上一颗突出的钉子,说道:“捏着它吧。”

  太子伸手一捏钉子,马儿便震动起来,接着驮起他向上飞腾,升到高空,一直到看不见地面。他这才惊慌起来,懊悔不该轻举妄动,随便试验。他自言自语地说道:“这哲人要想害我啊!看来,只望万能的安拉拯救了。”

  他仔细观察马身,看来看去,终于发现马的两肩下各有一颗突出的按纽。他暗想:“看来,只有这两个突出的按钮会是机关。”于是伸手捏住右面的按钮,只见马儿飞得更高更快,太子便立刻撒手,接着试验左面的按钮,他一捏住它,马儿飞行的速度逐渐减慢,徐徐向下降落。

  经过这场试验,太子知道了马儿飞行的方法,欣喜若狂,衷心感谢安拉的保佑。

  由于刚开始马儿飞得太猛,飞了很远路程,必须经过很长时间才能降落到地面,因此他趁马儿下降时,拨动马头,自由地驾驶着,时而向上,时而下落。飞了一阵,最后他驶近地面,注目一看,到了一处从来不曾来过的地方。只见绿草如茵,树林茂密,河水清澈,一座巍峨美丽的城市在宽阔的平原中出现。

  他望着这个城市,叹道:“哟!美丽的城市。要是我能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就好了!”

  这时,已是傍晚时分。

  他骑着马儿,在暮色中沿城兜圈子,观赏风光,暗想:“我暂且去城里过一夜,等明天一早驾马飞回家,把我的经历禀告父王吧。”于是他开始寻找一处安全、僻静的地方,以便栖息。他发现城中央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宫殿,围着高大、宽阔的围墙,十分牢固、庄严。

  “这地方好极了!”他赞叹着,扭动按纽,马儿便慢慢落在那座宫殿的屋顶。

  太子跳下马来,仔细打量马儿,不由叹道:“向安拉起誓,制造这匹马的人真聪明能干呀!若是安拉保佑,让我平安回家,和父王母后见面后,我一定要好好对待那位哲人,加倍赏赐他。”

  太子待在屋顶上,又饥又饿,他从骑马离家之后就一直没有吃喝。他忍了又忍,耐心等待,直到人们睡了,这才撇下马儿,寻找食物。

  他进入宫殿中,找到楼梯,走了下去。

  庭院中镶着云石,眼前是坚固的建筑和富丽的陈设,他感到惊羡,宫殿里既无人迹,也没有声响,这更使他彷徨迷离。他东张西望,不知该到哪儿找饮食,于是自言自语:“算了吧,我还是上屋顶去和马儿过一夜,明早赶快驾马回家吧。”这一刹那,他却发现一线隐约的火光正向他移来。他仔细打量,原来是一个月儿般美丽的佳人,被一群婢女簇拥而来。

  这位美丽的女郎是位公主,是国王的掌上明珠。国王十分宠爱她,特意给她建了这座行宫,供她消遣解闷。公主每当疲倦或烦闷的时候,便率领婢仆到这儿住上一两天,借以解闷。那天晚上,她正好带着宫娥彩女们来宫中消遣,一个男仆持剑保护着她。

  到了宫中,众宫女一齐动手,点燃香炉,与公主一起游戏玩耍。她们又笑又闹,玩得十分快乐。这时,太子冲过去一拳打倒那个男仆,夺过宝剑,然后猛追那些宫娥彩女,把她们赶得到处逃窜。只有公主神色不乱,挺身说道:

  “也许你是昨天向我求婚而被父王拒绝的那位太子吧。父王说你相貌奇丑。向安拉起誓,父王说的不是真的呀!”

  原来那位求婚者是印度国的太子,他相貌奇丑,因而遭到国王拒绝。当事情突然发生时,公主马上就猜他是那位求婚遭到拒绝的印度太子。这时候,一个宫女在旁边说道:

  “公主,这不是向你求婚的,那人很丑,而这人却很标致。那个求婚者,只配做他的仆人。你看,这位青年俊得很,可不像平常人呀!”

  宫女说罢,唤醒被打昏的仆人。仆人苏醒过来,惊惶失措,纵身跳起来,赶快寻找宝剑。宫女对他说:“你在忙什么?那个打倒你,抢走你宝剑的人,正和公主坐在一起谈话呢。”

  这个仆人奉国王之命,负责保护公主。此时,一听宫女的话,赶紧跑进大厅,看见公主和太子果然正在一起谈话。他走过去打量太子,问道:

  “我的主人,你是人还是神?”

  “你这个该死的家伙!胆敢把我,波斯国的太子看作鬼神?我揍死你!”他拿起宝剑说:“我是附马。国王已经把公主许配给我了。”

  “我的主人呀!听你说,你既然是人类,贵为太子,那与我们公主匹配可是再合适不过了。”

  仆人慌慌忙忙离开行宫。他撕破衣服,抓一把土撒在头上,哭哭啼啼大喊大叫地跑去见国王。国王听了哭喊声,问道:

  “什么事情?吓我一跳,快说吧。”

  “陛下,快去救公主!她被一个装扮成人,冒充太子的魔鬼掳住了!”

  听完报告,国王十分震惊,决定杀死那个魔鬼。

  他喝道:“奴才!叫你保护公主,你怎么让魔鬼缠扰上公主了?”于是他一路奔到行宫,只见宫娥彩女们整齐地站成一排,便向她们问道:“公主呢?她怎么样了?”

  “启禀陛下。我们陪公主一起到宫里来,不知怎么的,那个青年突然跳出来袭击我们。他手里握着明晃晃的宝剑,人倒生得非常标致。我们询问他,但他造谣说陛下已经把公主许给他了。除了这些外,我们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人还是神?他模样斯文,很有礼貌,也没有什么不规矩的行为。”

  听了宫女的话,国王心中的怒火平息了一些。他见太子和公主坐在一起谈得很亲密,仔细一看,这人果然生得漂亮可爱。突然间,他又一次抑不住忿恨,为保护公主,他不顾一切,抽出宝剑,冲进大厅准备刺死太子。太子一见,忙问公主:

  “这是你父亲吗?”

  “不错,正是父王。”

  太子突然跃身起来,紧握宝剑,大吼一声,威胁着说要用宝剑刺死国王。国王见对方来势凶猛,知道这青年强壮有力,自己不是对手,只好忍气吞声,把宝剑插回鞘中。

  他问:“年轻人,你是人还是神?”

  “你呀!要不是看在你和公主的面子上,我非让你流血不可。我是波斯国的王子,你怎么敢说我是鬼是神?我父亲波斯国王兵精国强,权力无边,他随时可以率领大军消灭你的王国。”

  听了太子的话,国王惊惶之余,不免纳闷,说道:“你既是王子,为什么却径直闯进我的宫里来?又为什么造谣说把公主许配给你了呢?你要知道,许多王孙公子来向公主求婚,都被我杀掉了。你不怕死在我手里吗?我只要一声令下,仆从们立刻会冲进来杀死你,没谁能够救你呢。”

  “你的见识可太浅薄了,令我感到不可理解。你是想把女儿嫁给一个比我更好的女婿吗?请问你,你心目中是否有比我更健壮勇敢、富贵慷慨、有权有势的人选呢?”

  “不。向安拉起誓,你确实是令人羡慕的。不过你要娶亲,应该三媒六证前来正式求婚呀,我完全可以把女儿许配给你为妻的;若是无名无义,就想娶走我的女儿,那可就是侮辱我,败坏我的名声了。”

  “你说的对,很有道理。不过按你刚才夸口的那样,要是命令你的仆从和军队前来杀我,这就是你的耻辱了,同时你就会失去国人对你的信赖。我有一个建议,希望得到你的同意。”

  “什么建议?你说吧!”

  “我们来比武决斗。谁赢了,谁的意见就是真理。你可以今夜回去召集兵马,明天再和我比武决战。你可以出动多少兵马?告诉我吧!”

  “四万。不算仆从,单是正规军。”

  “好吧,明天开出你的人马。告诉他们,我是来向公主求婚的。我为公主而和他们决战。要是我被杀死,则万事皆休,你的秘密也就不会泄露;要是我胜利了,我就要娶公主了。”

  太子带着夸张、侗吓的口气夸夸其谈。国王听了他这番话,觉得还是有道理,赞同了他的意见。于是通知宰相,叫他立刻集合全体官兵,武装待命,准备和太子比武。

  国王和太子对坐谈心。国王对太子的谈话十分钦佩。两个人谈得上劲,不知不觉已是黎明。国王起身回宫,吩咐兵马整队出发,准备和太子比武。同时他为太子选了一匹骏马,配上最好的鞍辔,供太子在比武时骑用。太子推辞了,说道:

  “陛下,我暂且不骑马,请允许我先到军中,看看他们的阵容吧。”

  “随你便好了。”

  太子来到阵前,看过军队的阵容。

  这时,国王当众宣布:“三军听着,现在有个青年王子来向公主求婚。他夸口说,他单枪匹马可以打败我们的军队,即使我们有十万之众,在他看来也微不足道。他口出狂言,那么我命令:在比武中,你们必须全力对付他,把他挑在你们的刀尖上。”接着国王回头对太子说:“我的孩子,该开始了。如何比法,你自己去选择吧。”

  “陛下,这不公平。他们身骑战马,我却步行,这怎么能比武呢?”

  “我给了你一匹战马,你却不接受。好吧,你喜欢骑哪匹,由你选择好了。”

  “你的马没有一匹我看得上,我还是骑我自己带来的那匹马吧。”

  “你的马在哪儿?”

  “在你行宫里。”

  “在我行宫里的什么地方?”

  “在行宫的屋顶上。”

  “在屋顶上?你输定了。该死的家伙哟!马怎么能上屋顶呢?你太虚伪了。”

  国王惊奇地回头吩咐侍从道:“你们进宫去,瞧瞧屋顶上有什么东西。有马匹的话,赶快给我带下来。”

  人们对国王此话惊奇不已,面面相觑,议论道:“马儿怎么能上那么高的楼梯?真是奇谈怪论!”

  侍从们遵照国王的命令上了行宫的屋顶,果然发现一匹骏马站在上面,非常雄壮可爱。他们一看,居然是用象牙和乌木制造的,大家哈哈大笑,说道:“那个小伙子所说的,原来就是这匹战马呀。他疯了!等着看吧,一旦弄明白,看他有什么办法。”于是众侍卫抬起马儿,小心翼翼地把它一直搬到城外,规规矩矩地放在国王面前。人们好奇地涌过来围着观看。马儿既雄壮又新奇,一般人赞叹之余,又觉好笑,国王本人也惊讶而赞叹。他问道:

  “孩子,这就是你用来比武的马儿吗?”

  “不错,陛下。它的作用你马上可以看到。”

  “那你就骑上它吧。”

  “请先让你的士兵们离开,否则我是不会上马的。”

  国王命令士兵离开一箭之地,太子这才说道:“陛下,现在要骑我的马儿了。我准备袭击你的兵马,他们会胆颤心惊,抱头鼠窜而逃的。”

  “好吧,你尽管放手比武吧。可别留情,我的人马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太子从从容容一跃跨上乌木马,勒转马头,准备冲锋陷阵。国王的兵马也严阵以待,准备迎战。官兵们议论纷纷,有人说:“这小子一进阵地,咱们拿枪挑起他来。”有的说:“造孽哪!这么标致漂亮的青年,转眼就要死了。”有人说:“向安拉起誓,咱们不努力奋战,是打不败他的。如果他不是英勇过人的话,就不会夸下海口了。”

  太子骑在马上,正襟危坐,在万目的注视下,开动按钮,马儿开始震动。一会儿,马儿腹中充满空气,便向上升腾,飞入云霄。国王看见太子骑着马儿飞到高空,又惊又怒,大声叫道:

  “捉住他,该死的家伙!别让他跑掉,快抓住他。”

  宰相和朝臣们也感到莫名其妙。他们安慰国王,说道:“陛下,世间谁追得上飞鸟呢?此人显然是个大魔术家。多亏安拉保佑,陛下平安无恙,那个小子没危害到什么。”

  国王只好闷闷不乐地转回宫去。他对公主讲了比武场上的见闻。公主一听,心情十分悲伤,为太子离开而染上重病,卧床不起,医药无效。国王忧心如焚,把女儿搂在怀中,吻着她,说道:“儿啊!安拉保佑我们不受那个魔术家的危害,让我们赞美感谢他吧!”她却听而不闻,终日长吁短叹、痛哭流涕,暗自道:“向安拉起誓!不能和他聚首的话,我从此绝不吃喝。”

  公主茶饭不思,国王感到万分焦虑,他温存地劝慰她,然而他的劝慰,更增加了公主的相思之情。

  太子驾马升空,摆脱了危险,可是他对公主却念念不忘。他曾向国王问起过公主和国王的姓名,知道他是萨乃奥国王,于是他安下心来,加速飞行,一直飞回波斯。

  到了京城,他在空中环绕了几圈,降落在王宫,随即下马跑进内宫,谒见国王。这时,国王正因他的离去而忧愁。

  见到太子,国王立刻起身,欣喜若狂,热切地拥抱他。之后,太子向国王打听制造乌木马的那个哲人的下落。国王说道:“儿啊,那个坏家伙,愿他一辈子吃苦倒霉,他使咱们父子离散,我因此监禁了他。”

  太子替哲人说情,要求恢复他的自由。最后国王释放了他,重加赏赐,当上宾款待他,可是国王始终不肯履行把公主许配给他的诺言。太子对此不满,但由于他畏惧父王的威严,敢怒而不敢言。国王吩咐说:“儿啊,经过这次危险,以后你别再骑那匹马儿了。你不明白马的奥秘,迟早是要吃苦头的。”

  太子把在萨乃奥和公主邂逅相遇的事全对父亲说了。国王说道:“如果那位国王要杀你,你早就死了,这不过是你死期未到罢了。”

  太子非常想念公主,无法抑制自己的欲望。一天,他又偷偷来到屋顶,跨上乌木马,开动升腾的按纽,向萨乃奥飞腾而去,寻找公主。

  第二天清晨,国王不见了太子,十分惊慌,立刻上屋顶去寻找。乌木马果然也不见了。他知道太子骑马飞走了,悲愁之余,后悔当初没把马儿藏起来。他自言自语:“向安拉起誓,待他这次回来,我非把马儿藏起来不可,免得我为他担心。” 他垂头丧气,长吁短叹。

  太子驾着马在空中,一直飞到萨乃奥,降落在第一次降落的地方。他跳下马儿,蹑手蹑脚地走进公主游戏的大厅,四面一看,却不见一个人影。公主和宫娥彩女们都不在。太子大失所望,于是他又摸索着,在宫中转来转去,最后终于找到公主的卧室,见她卧病不起,床前有宫娥彩女侍候。激动之下,他不顾一切闯了进去,大声问候她们。

  公主听见了的声音,一下坐了起来,又惊又喜,只听太子喊道:“哟!公主,你可让我想苦了。”

  “不,你才真让我想苦了呢。”

  “公主,你父王那样对待我,我真够苦闷呀!说真的,要不是为了你,我会杀死他的,以此警示后人。不过为了你,我尊敬他。”

  “你为什么扔下我而去?没有你,我度日如年呀!”

  “你愿意听我解释吗?”

  “尽管说吧。你无论吩咐什么,我都依从你,绝不违背你。”

  “那么你愿意随我到我的家乡去吗?”

  “好的,我听你吩咐。”

  太子听了公主的答复,喜笑颜开,欢喜若狂,一个劲地握她的手,信誓旦旦。随即带她走上屋顶,跨上乌木马。他让她骑在自己前面,然后开动按纽,双双飞上天空。宫娥们见状,惊惶失措地跑进王宫报告国王。国王和王后赶忙跑出宫门,抬头观看。只见太子和公主骑着乌木马在高空飞行,感到十分惶恐,向天空大声哀求道:

  “王子啊!看在安拉的份上,你可怜可怜我们吧!请留下我们的女儿吧。”

  太子带着公主逃跑,旅途中,他怕公主懊悔,不愿离开父母,便问道:“你不愿离开父母,要我送你回家吗?”

  “我的主人。向安拉起誓,我只愿意跟着你,永远和你在一起。”

  太子听了公主果断的回答,感到快慰。于是他减低飞行速度,缓慢地前进。他们在一处绿草如茵的草地落下休息、吃饭。太子对公主关怀备至。为避免发生意外,他用带子将公主绑住,然后轻松愉快地继续飞行。

  回到京城,太子满心欢喜。他故意在公主面前显示威风,叫她知道他父亲比她父亲更权威、更富足,因此他驾马直接降落在城外国王消遣用的御花园中。他把公主让进屋去,说道:

  “你暂且在这儿休息,我先进城去谒见父王,给你预备宫室,然后差人前来接你。”

  公主非常欢喜,说道:“好的,按你的意思办吧。”

  太子想让她在威严的仪式中入城。他匆匆入宫,谒见父王。国王一见太子,喜出望外,立刻起身迎接。太子说道:“父王,我把我说过的那位公主带来了,她正在城外御花园。现在我来,是想请你准备好仪式,前进迎接她,让她看看父王的军威。”

  “好极了,我们这就准备迎接她。”国王立刻命令老百姓打扫城廓,吩咐大臣和官兵全都装束得甲胄鲜明,预备迎接公主。太子则用金玉等装饰品,以及各种各样的绫罗绸缎,布置好宫殿,预备给公主居住;他还选择了印度、希腊、埃塞俄比亚等国籍的姑娘充作宫娥彩女。一切铺派齐全,他才匆匆出城,到御花园迎接公主。

  到了御花园中,他走进公主暂息的屋子,一看,公主却不见踪影,乌木马也不翼而飞。他大吃一惊,焦急之下,他气得打自己的面颊,撕身上的衣服,昏头昏脑地在园中打转。过了好一阵,他的神志逐渐清醒,想道:“她不知道马儿的秘密呀!也许是那个造马的哲人无意间看见了她,为了报复,把她和马儿一起带走了吧。”

  他找到园丁,打听道:“有谁进花园来没有?”

  “没别的人,”园丁回答,“只是那个哲人来园中采集了标本。”

  他听了园丁的话,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说来也巧,当公主在园中休息时,那个制造乌木马的哲人正好来御花园采集标本。他闻到公主身上散发出来的芬芳香味,循着香味找去,发现了那匹乌木马。他一直为马儿被驾走感到痛苦绝望。此时,他走过去,仔细检查,发现机件完整,没有损坏。他正打算骑马逃走,但又犹疑起来,想道:“我非看看太子带来的东西不可。”

  于是他撇下马儿,闯到屋里,看见一个光彩夺目的美丽女郎坐在里面。他一见便知她不是普通人,也许是太子带来在这儿小住,准备接进城的。于是他灵机一动,走到公主面前,跪下去吻了地面。

  公主见他生相奇丑,便问道:“你是谁?”

  “我是太子派来的,奉命迎接你,带你到另一座美丽的御花园中去。”

  “太子呢?他在哪儿?”

  “他在国王御前,马上就会来迎接你。”

  “哟!难道太子没有别的差人可使吗?”

  哲人哈哈大笑,说道:“公主,别以为我丑陋。你若以貌取人,那可大错特错了。你若像太子那样了解我,你一定会称赞我的。他可是专门派我前来接你的。这里边别具用意,尽管他宫里婢仆、侍从成千上万,但他只会派我的。”

  他打动了公主,使她信以为真。她立刻起身,伸手给他,问道:“老伯,我们怎么去?”

  “哦!我们当然还是骑刚才带你来的那匹乌木马。还有什么比它好的呢?”

  “我不会驾驶它!”

  哲人暗中一笑,知道计谋已奏效,说道:“来吧!我来帮你驾驶。”于是跨上乌木马,让公主坐在后面,用带子紧紧地绑起来,伸手一开升腾的按钮,马儿震动着升上天空。

  公主被蒙在鼓里,直至飞到高空,看不见大地时,她才开口问道:“喂!太子呢?他到底在哪儿呢?”

  “太子卑鄙下流,愿安拉丑化他。”哲人突然狠狠地咒骂起来。

  “你这个该死的奴才!你敢咒主子吗?”

  “哈哈!你知道我是谁吗?”

  “除了你对我所说的那些话外,关于你的事情,我一无所知。”

  “刚才我是骗你的。这匹马是我亲手制造的,太子把它抢走了。为了这匹马儿,我受尽欺哄、侮辱,悔恨不已,现在我总算把它夺回来了,还把你也弄到手,我要以此报复,也让他尝尝被人欺哄的烧心滋味。从今以后,他休想再得到这匹马。你就安心享受吧!我会加倍爱护你,我当然会待你好的。”

  “天哪,我抛开父母,又和爱人失散了!”公主悲哀之下,痛哭流涕。

  哲人驱动乌木马,一直飞到希腊境内,在一处树木翠绿、河渠交错的平原降落。

  这地方距城市不远,恰巧那天希腊国王率领人马围猎到这儿。看见哲人、公主和乌木马,他派随从逮捕了他们。哲人和公主被一起押到国王面前。国王见哲人相貌奇丑难看,而公主却又异常美丽,因而问道:“姑娘,你和这个老头子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的妻子!”哲人抢着回答。

  公主赶紧摇头否认,说道:“不,陛下,向安拉起誓,他不是我的丈夫。我根本不认识他,是他把我骗到这儿来的。”

  听了公主的话,国王下令拷打哲人。随从一齐动手,打得他半死不活。之后国王吩咐把他押进牢狱,监禁起来,并把乌木马和公主一起带回宫去。他不知道乌木马的用途,更不会驾驶它。

  公主失踪后,太子悲哀伤心,决心出去寻找。于是他换上旅行服装,带好途中所需之物,踏上旅程。他一路跋涉,走过许多村庄、城镇,每到一个地方,便探听乌木马的消息。人们听了乌木马,都感觉新鲜奇怪,没有谁相信他。经过漫长的时间,他不辞劳苦,风尘仆仆,可是仍然没有公主的消息。后来他旅行到萨乃奥,寻找探听,可是仍然没有她的消息,倒是听到萨乃奥国王因公主失踪而伤心苦闷,终日忧愁。

  于是,他又离开萨乃奥,终于到了希腊。

  在一家旅店中,他看见一伙客商聚在一起闲聊,听见他们中有人说:“伙伴们,你们知道一桩稀奇古怪的事情吗?”

  “什么事呀?”其余的人问。

  “京城的人传出一件奇闻,是这样的:有一天,国王率领人马到城效围猎,在一处树木茂盛的地方,发现一个丑老头子带着一个非常漂亮迷人的女郎,还有一匹精巧、稀奇的乌木马。”

  “国王怎么办呢?”

  “据说那老头欺骗国王,冒充是女郎的丈夫,但谎言被女郎揭穿,结果被痛打一顿,然后监禁起来。至于那位女郎和那匹乌木马的下落,这我就不清楚了。”

  听到这里,太子走过去,向商人打听国王的姓名和去京城的路途,然后他心情顿时开朗,胸中的忧郁一下烟消云散。

  这一夜,他安安逸逸地睡了个好觉。

  次日清晨,太子又踏上旅程,赶往京城。一路走到城外,正准备进城的时候,守城的士兵拦住了他,并把他带进宫去。原来希腊的惯例,对旅客必须经过审问、登记,才准在城中居留。那天太子赶到京城,天色已晚,国王已经退朝,没法办居留手续,守城的士兵只好带他到监狱中暂住一夜。狱卒见他相貌标致,不忍心他吃苦,让他跟他们一块儿坐在狱门外面,请他吃喝。饭后他们在一起闲聊。

  狱卒们问他道:“你是从哪儿来的?”

  “我从波斯国来。”

  听说他是波斯国人,狱卒们议论起来。其中有人说:“波斯人。我听过许多波斯的传说,知道不少波斯人的风俗习惯,可是现在关在我们狱中的那个老波斯人,算得上最为荒唐滑稽了。”

  另一人说:“那样奇丑下流的人,当真少见。”

  “你们为什么这样说呢?”太子问。

  “他是国王出猎时被发现后抓来的,他冒充哲人却欺骗人。当时他和一个美丽的妙龄女郎、一匹乌木马在一起。那位美丽的姑娘被接进宫去,国王很宠爱她,可惜她疯了。国王请医生替她治病,一直没治好。那个老波斯人如果真是哲人,那一定可以医治姑娘的病了。现在,乌木马还在国王的宝库中,那波斯老头却终日在狱中长叹、哭泣,吵得我们不能安稳睡觉。”

  太子当然知道哲人悲哀的原因,他灵机一动,生出了一个念头。后来狱卒们要睡觉了,叫他进牢里暂宿一夜,然后锁上了狱门。太子来到狱中,听见那个哲人用波斯语叹道:“哟!我真该死,欺骗太子,抢夺姑娘,真是自作孽啊!我想追求她,却达不到目的,这全都怪我。我不自量力,一心追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结果落得这下场。唉!谁要是不自量力,贪婪过度,他一定会像我一样呢。”

  听见哲人呻吟,太子在旁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不再悲哀哭泣呢?你以为只有你才有这么悲惨的遭遇吗?”

  听了太子的话,哲人认为他与自己同病相怜,于是把自己的身世和遭遇对他尽情吐露,企图博得太子的同情。

  次日,守城的士兵到狱中来带太子晋见国王。国王听了士兵的禀报,问太子: “你从哪儿来?叫什么名字?来做什么事?为什么到这儿来?”

  “我叫哈勒图,是波斯人。我精通医学,专治各种疑难杂症。现在我周游列国,观察各地风土人情,借以增进自己的知识学问。在我周游期间,哪儿有疑难病人,我便替病人治疗。”

  听了太子的回答,国王感到十分高兴,说道:“尊贵的医生啊!这真是太巧了,我们正需要你呢。”于是国王把女郎害病的情况说了,最后说道:“如果你能治好她,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哦!陛下。我愿尽力医治患者。请陛下告诉我,她怎样害的病?她和哲人、马儿是怎样被发现的?”

  国王从头到尾叙述了当日发现他们的经过。

  “他们带来的那匹马儿,陛下是怎么处置的?”

  “我把它原封不动地保存在一座宫殿里。”

  太子暗自想道:“既然如此,我必须先看看马儿。要是马儿完好,那么我的事就成功有望。万一它受到损坏,我不得不另想办法搭救公主了。”主意打定之后,他就对国王说:“陛下,刚才提到的那匹马儿,我打算先去看一看,也许它与医治疾病息息相关呢。”

  “好的,欢迎。”国王满口应允,立刻起身,牵着太子的手来到藏马的地方。

  太子仔细检查一番,发现马儿各部分的机件全都完整,毫无损坏,因而十分高兴。他对国王说:“愿安拉保护陛下!现在我该去看女郎,替她治病了。若是安拉的意愿,也许我能一举医好她的疾病。”他建议国王注意保护马儿,然后随国王前往公主养病的地方。

  到了室内,太子抬头看见公主蓬头垢面,癫狂不休地吵闹着、说着胡话。她原来是装疯,这样来保护自身,不被国王伤害。于是太子温柔地对她说:“没有关系,这是不碍事的。”

  公主认清了太子,过分惊喜,狂叫一声,晕了过去。

  国王以为她是因为害怕自己而晕倒的,因此立刻退了出去。太子趁机把嘴凑到公主的耳边,悄悄地说道:“在目前这个紧急关头,你要多多忍耐,克制住情绪。我有办法对付他,逃出去。我告诉他你是着了魔,向他保证医好你,让他解掉你的镣铐。待会他进来,你花言巧语地敷衍他,让他看到你的疾病有了起色。这样一来,我就可以顺利地实行逃跑计划了。”

  “好!遵命。”公主欣然应诺。

  太子从容走出病室,对国王说:“陛下,托你的福,我已经替她诊断医治过,刚着手就有成效,算是替陛下救活了一条生命。现在请你进去瞧瞧,安慰她,让她高兴快乐吧。陛下的目的已经达到,我祝贺陛下了。”

  国王一走进病室,公主便起身迎接,并跪下去吻了地面。国王欣喜若狂,吩咐婢仆好好服侍她,陪她进澡堂沐浴、熏香,给她预备衣服、首饰。婢仆们遵照命令,前去侍候她,打扮她,扶她进澡堂沐浴、熏香。一会儿,她又打扮得如同满月一般美丽可爱了。

  宫娥彩女簇拥着她到国王面前,公主跪下去祝福国王。国王非常高兴,对太子说:“这全是你的功劳,是上帝让你用医药来恩赐我们的!”

  “陛下,要让她完全康复,不再发病,有一个彻底的办法。请陛下统率文武百官和部队,带着那匹乌木马,到那天陛下打猎碰到他们的地方。我将用法力在那儿收伏妖魔。这样,女郎将永不受妖魔缠绕了。”

  “好极了!就这么办吧。”国王立即发令,抬出乌木马,率领人马,开往郊外。

  太子指挥人马列队站在一旁,让乌木马和公主站在国王视线可及的远处。然后,他对国王说:“陛下!请允许我焚香,念咒语,把妖魔收禁起来。你看见我跨上马儿,驮着这女郎,马儿像活了似的,向前行进,妖魔就被收禁了。待它行到御前,就算大功告成。”

  国王非常信任太子,率领人马列好队,等着看他收妖。太子跨上乌木马,让公主骑在前面,用布带紧束起来,然后伸手开动升腾的按纽,马儿便升腾起来,越飞越高,扬长而去。国王和部下一等再等,始终不见他们飞回,发觉上当,懊悔不迭,只得垂头丧气地带领人马回城,躲在宫中生闷气。

  宰相和朝臣们相邀着进宫,安慰劝解他,说道:“那个抢夺姑娘的家伙,是个大魔法师。感谢上帝,他保佑你摆脱了魔法师的阴谋和危害。

  太子带着公主,驾着乌木马,一直飞到波斯的那座宫殿里降落。他安置好公主,进宫晋见父王母后,报告了救回公主的经过。国王和王后听了非常高兴,立即吩咐置办筵席,替太子和公主举行婚礼。

  国王欢宴臣民,城里整整热闹了一个月。

  国王经历了这一切,为了避免再次发生灾祸,毁了乌木马。

  婚后,太子生活快乐,他备了厚礼和书信给萨乃奥国王,报告了他和公主结婚的消息。萨乃奥国王读了书信,知道公主安然无恙,终于放下了心。国王回赠了珍贵丰厚的礼物,托使臣带给太子。

  此后,波斯与萨乃奥两国交往频繁,日益亲善。后来波斯国王驾崩,太子做了国王,秉公执正,锐意革新。国家一天天兴旺,他和妻子生活快乐幸福、长寿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