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故事《自命为窃贼的人》

发布时间:2015-10-19 编辑:tyl 手机版

  相传在哈利德.格斯利任巴士拉执政官时,一天,一群百姓将一个青年人扭送到衙门里来告状,希望哈利德秉公裁决一个案子,惩罚他们带来的这个青年.

  哈利德升堂理案,命衙役将人犯带上堂来.那青年被带上来,哈利德一看,眼前的这个青年仪表堂堂,眉目间透露着聪明智慧的神色,穿着也很得体,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看不出此人是个罪犯.看到这里,哈利德心想,这其中必定会有奥秘.他开始询问案件,问那群百姓是怎么把他捉住的?他们说,此人是个进堂入室的盗窃犯,昨天晚上他进入居民家中时,被当场捉住.哈利德对众人说:

  "先给他松绑吧!"

  青年被松了绑.哈利德让众人回避后,走到他面前,直接询问他的情况,问他为什么潜入他人家中?真实的目的何在?不料,还没等他问完,那青年就急不可耐地冲他嚷嚷道:

  "求大人不必详细审讯了,情况跟那些人所说的完全一样!"

  哈利德以一种十分惋惜的心情,埋怨他道:

  "年轻人啊,你年纪轻轻的,长得文文静静的,又聪明伶俐,干吗要干这种为人不耻的偷盗.行窃的勾当呢?"

  青年人脸上毫无愧色,他满不在乎地说道:

  "还不是为了钱吗?有了钱就有了一切,就可以尽情去享受,想吃什么就可以吃什么,想到哪儿玩就可以到哪儿玩,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

  听了青年人的话,哈利德大为震惊,他摇头叹息着,耐心地劝导他说:

  "你应该认真地想一想,你为了贪图吃喝玩乐而铤而走险,法理不容!你不仅触犯了法律,破坏了社会安定,使左邻右舍不得安宁,而且也使生你养你的父母为你的行径痛苦不堪.我看你生得文文静静的,举止不俗,穿着打扮也不像穷苦百姓,你怎么会走上入室偷窃的道路呢?"

  青年人不听这些,显得不耐烦的样子,说道:

  "您就别提这些了,请按法律行事吧!我自己作的孽,我自己来承担后果,该怎样处分我都行,我毫无怨言."

  青年人态度坚决,还主动要求处分,这使哈利德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无言以对.可是,他不想轻易放弃对一个青年人的挽救,仍苦口婆心地规劝他,说道:

  "我这人心直口快,心里有什么话,就会毫不掩饰地说出来.刚才,你在那些证人面前,直言不讳地一口承认自己的全部罪行,你的坦言.率直,反而使我惊诧不已.说实在话,我一开始就怀疑你不是盗窃犯,然而,你却反复强调自己是真正的罪犯,你越是这样,我对你的疑心就越重.现在,我要问你,撇开盗窃案件,你能不能如实地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青年人并不想听哈利德的规劝,反而更加坚定地说道:

  "请大人不要这样猜来猜去的了,除了我所招供的罪行外,我没有任何其他理由来解释.推卸自己的罪责!我承认自己趁人不备潜入人家偷钱.偷东西,叫人家连人带赃当场拿下,被扭送到衙门里来.现在只求大人按律论处,别无他言,小人也绝不反悔!"

  青年人坚决要求给予处罚,哈利德怎么问,他也只表示要求把他当贼处罚,这使得哈利德颇为失望.他见问不出什么名堂来,无法解救他,只好按法律行事,吩咐衙役将他收监,以便对他宣判.行刑.同时,他派人到各处贴出告示,宣布第二天在广场上按法律割掉窃贼之手示众(割手之刑:这是伊斯兰刑法的一种,即查实有偷盗行为的犯人要受割手之刑,窃贼用哪只手偷盗,就当众割掉哪只手.).青年人被关进牢房,戴上枷锁,静静地等待着行刑时刻的到来.他看着阴冷的牢房四壁,想着第二天就要对自己实施割手的酷刑,心中害怕起来.他思前想后,无限感慨涌上心头,不禁独自吟道:"我拒绝说出我和她的真实情节!

  哈利德便依法割手来施以威胁,

  我们的恋爱秘密怎能轻易外泄?

  断手酷刑但愿能从此保她贞洁!"

  青年人带着哭声的悲叹和呻吟,道出了自己内心的苦衷,却被守候在牢房外面的狱吏听了个真真切切.狱吏马上将听到的情况如实向上级报告,消息很快传到哈利德那里,他根据这一线索,连夜提审狱中的青年人.他和青年人亲切交谈,详细地询问他,吩咐仆人给他端来好吃好喝的,对他说道:

  "我断定你与入室盗窃事件无关,你被当场捉住,必有特殊的原因.明天,法官要当众审理你的案件,并要宣判你,对你行刑,你既然不是去偷盗,就应该否认偷盗行为,并据理为自己辩护,讲明你不该受割手处分的理由,这才是你应该做的."

  青年人听了哈利德的话,低头不语.哈利德无计可施,便让狱吏将他带回狱中.

  第二天,青年人要受刑的消息促使巴士拉城市民纷纷走出家门,去看热闹.哈利德十分关注这一离奇的案件,亲自率领巴士拉的官吏和绅士,出庭监审.时辰已到,法官命令提被告出庭.那青年人身上带着枷锁,精神沮丧,被狱吏押解着,步履蹒跚地走过人群,来到被告席上.人们眼见这风华正茂.英俊潇洒的青年人就要遭受割手之刑,前途不堪设想,心中对他十分惋惜,不少人为他流下同情的泪水.

  神情庄严的法官宣布审案开始,对青年人说:

  "这家人指控你私闯民宅.偷窃他们的金钱和衣物.我来问你,也许你所偷的东西,其数量还达不到该处以割手刑法的限度吧?"

  "不!"青年人义无反顾地断然答道,"我所偷的东西的数量已经超过法定的限度了."

  法官想启发他,又问:"那些金钱.衣物中是不是还有你自己的一份呢?"

  "不!"青年人以肯定的口气说,"所有的金钱和衣物全是他们的,一点儿也没有我自己的."

  坐在监审席上的哈利德见青年人一口咬定自己犯了入室偷盗罪,完全不是他的心里话,十分生气,他忍无可忍,霍地从坐位上站起身来,走到青年人面前,抡起手中的鞭子,朝他头上打了一鞭子.随后,他吩咐法官根据法律给犯人以应得的惩罚,法官便命令刽子手前来执法行刑.

  膀大腰粗的刽子手应命走到青年人面前,拉出他的手,抽出屠刀,把刀口放在他的手腕上,又举起锋利的屠刀,正要割掉他的手腕时,一个女郎突然挤出人群,尖声大叫起来.刽子手犹豫了一下,哈利德忙示意暂停行刑.他看那女郎浑身上下破衣烂衫,俏丽的面容显得异常苍白,神情悲惨凄凉.女郎不顾一切地狂奔到青年人面前,倒身依偎到他的怀中.这一突然发生的情况,使在场的人们十分震惊,人们疑惑不解地相互询问着.议论着,法庭一片混乱.那女郎大声呼救,对哈利德哀告道:

  "大人啊,看在安拉的情面上,恳求您先别割他的手,请您先看看这张字条,等到弄清了根始原由.了解到是非曲直之后再执法不迟啊!"

  说完,她把手中的字条递给哈利德.哈利德冷静地打开字条,只见上面写道:

  "报告哈利德大人知悉:我们心心相印彼此深深爱恋,

  他一向守法自食其力很清廉,

  万不得已假扮窃贼以保贞洁,

  无罪之人受割刑他实在枉冤!"

  哈利德看完字条,把女郎叫到一旁,想从她那里将案情探个水落石出.女郎在大救星面前,毫不掩饰地吐露了真情.

  原来,这个青年和女郎一见钟情,双方坠入爱河,达到彼此难以分开的程度.昨天夜里,他和她相约,到她家里幽会,并约定以石击窗为号.夜深人静时分,青年摸到她家门前,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子,朝她卧室窗户扔去,以示他已经来到.不料,她的父亲和哥哥这天睡得很晚,石子击窗的声音,引起了他们的警觉.他们从暗处眼见一人翻墙进院,摸进了女郎的卧室,立即大喊捉贼,冲出屋门,要捉盗贼.青年知道事情败露,看来是逃不掉了,于是,他随机应变,当即把女郎的一些金钱和衣物拿在手中,伪装成窃贼,借此来掩饰他和女郎之间的爱情关系,以为这么做就能保全女郎的名声.

  女郎讲了她和青年自由恋爱的情况,接着说:

  "我父亲和哥哥们追进我的屋里,见他手中物,不由分说,先将他痛打一顿,又指控他是入室行窃的扒手,于是将他扭送到大人面前,请求给他治罪.他在这种情况下,一直不改口地说自己就是窃贼,其目的就是为了保全我的名节,不使我在邻里面前丢脸.出丑.他宁肯背上一个窃贼的黑锅,并且甘愿遭受割手之刑成为终身残疾,也要保全他心爱之人不受人奚落.咒骂,说明他对我的爱情是忠贞不渝的.为了爱他,我要不顾一切地抛头露面,向大人说明一切!"

  听了女郎的解释,哈利德感慨万分,激动地说:

  "这是一对多么好.多么纯洁的年轻人啊!人们应该为他们奔走周旋,尽力促成他们的婚姻大事才对呀!"

  他迫不及待地将青年唤到跟前,用手轻抚他的肩膀,亲吻他的面颊,安慰着他.同时,他又把女郎的父亲叫来,对他说:

  "老人家,我们曾决定按法律行事,割掉这个青年的手.可是,他已经得到伟大的安拉的护佑,因此,我们决定对他要另行妥善处理.现在,为了保全你们父女二人的权利和名誉,我愿代他拿出一万元的罚金,替他赎罪.而且,由于你女儿实事求是地向我吐露了真情,帮助我们及时纠正在审案中的错误.正确地处理此事,所以,我还要赏给她一万元钱.现在,我想征求你的同意,让我做主,把你的女儿嫁给这个青年为妻,以使他俩忠贞恋爱.终成伴侣."

  老人思前想后,点头答应道:"就听从大人定夺."

  事情如此圆满解决了,哈利德心中十分快慰,情不自禁地赞美安拉一番,随即吩咐下人当面为这对矢志不渝的年轻人办理缔结婚姻手续.他对青年说:

  "我已经征得女郎本人和她父亲的同意,由我做主为媒,把她许配给你为妻,你意下如何呢?"

  青年一听此言,当然喜出望外,连声说道:

  "十分感谢大人的好意,我完全同意大人的安排."

  哈利德又吩咐侍从拿一万元,作为聘金装在盘中,送到女郎家中.然后,他面对众百姓,大声宣布那个声称自己是窃贼的青年和前来法庭呼救求情的女郎缔结婚约的消息.人们逐渐知道了真情,都庆贺无辜青年获救,个个转忧为喜,破涕为笑,欣然归去.